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前面讲佛教,大家会感觉到我对佛教高度赞赏,实际上我还是希望更客观、更平实,更不带褒贬的。说明一个文化现象。佛教到中国也不全是正面影响,它也给中国带来许多负面影响。比如佛教的消极出世,对中国固有文化的消极倾向和压抑倾向造成非常大的加固。


大家知道西方宗教,比如基督教,它是偏于积极的,而佛教和中国文化总体上是偏于消极的。佛教极为消极,因此它对中国的整个文化氛围造成了一个很重大的影响。佛教的因明逻辑带入中国,但是佛教的因明逻辑不具有对象抽象性和实证性。什么意思?


我们前面讲只有抽象思维才能最大程度地整顿信息量,那么它一定是要对对象的最基本属性加以抽象,才能构成抽象的内涵。佛教的逻辑抽象是没有对象属性的,是讲大空境的。所以它的抽象是非实体抽象,因此这种抽象本身不具有逻辑推导的前提,而且因此也就不具有实证性。


大家知道哲科思维发展出科学,是因为它有这个对象抽象性和可实证性,这两点才使得科学最终成立。佛教传入中国,它不但不具有这种对象抽象性和可实证性,它反而把一般的哲学称为戏论。“游戏”的“戏”。


它认为这一般的哲学纵深的逻辑探讨,都是谬说,都是遮全,都是戏论,所以它很难发展出跟现代工商业文明衔接的哲科思维体系。它反倒被中国的理学家,比如朱熹这些人所利用,包括王阳明,最终反倒成为中国名教学说的一个整顿工具。反而在中国中世纪加固了儒家学说对中国思想界的控制。


再则,禅宗的顿悟改造,取消了佛教因明渐修的这个历程,加剧了中国微言大义的倾向。最后,佛教在中国发展为极为功利的民间思想行为,所以它进一步加剧了中国文化浅薄实用的倾向。


这都是佛教带给中国的消极文化影响、负面文化影响。


我们下面再进一步纵深讨论这个问题。我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是稍微谈一下藏传佛教。现在有很多人认为藏传佛教是佛教的真宗,这个看法是不对的。藏传佛教是佛教传入西藏以后的一个变形。大家知道公元七世纪佛教传入西藏,佛教传入西藏以前,西藏这个地方是有自己的土著宗教的,叫苯教,草字头一个书本的本。


西藏这个地方在公元七世纪的时候和公元七世纪以前,它分为两大部族,一个叫象雄,一个叫吐蕃,吐蕃部族,到七世纪出现了一个著名政治人物,这就是松赞干布。松赞干布作为吐蕃族的首领,使得吐蕃雄强起来。松赞干布最初做藏王的时候,做吐蕃王的时候,苯教势力强大,吐蕃王实际上被苯教教团组织架空,因为苯教高级教团组织有约束吐蕃王的实权,也就是王权任何指令要得以发出,都必须经过苯教教团组织的批准。这使得松赞干布受到极大的约束,很为不满。


于是他通过两路婚配引入佛教,一路是从中国娶文成公主,带入汉传佛教,一路通过尼泊尔娶另一个公主叫尺尊公主,带入印度佛教。然后开始在吐蕃族内推行佛教,最初目的是为了抵制苯教对政权的干扰。由此佛教逐步在吐蕃中播散,松赞干布逐步掌握实权,统一西藏。


在佛教文化还没有深刻浸染西藏人的以前,吐蕃族势力强大,佛教因此最初进入这个西藏的时候,它并不是纯净带入,它要跟西藏当地本来的土著宗教,包括各种喇嘛教,要进行折冲和综合。


到八九世纪演成宁玛派红教,到十四世纪演成宗喀巴创的黄教等等。所以藏传佛教并不是真正印度佛教的真宗,这一点大家要有所理解。


佛教对西藏的影响有多大?我们看一下历史,松赞干布时代,吐蕃统一西藏,当时吐蕃势力雄强,西藏人极为薄发积极。佛教那个时候还没有濡染西藏人的整个心性,所以在政权统一之下,当时的吐蕃王国势力扩张,它竟然在唐代的时候,吐蕃军队动辄就打到京师周边,唐朝首都在长安,吐蕃军队动不动就讲打到灞桥这个地方,灞河边上。


大家今天到西安去看一下灞河已经进入西安市区,也就是西藏军队居然可以动不动就威胁到唐朝首都。而且当年的西藏吐蕃人他把自己的势力从西藏高原逐步扩展到整个青海,四川西部,甘肃南部,形成几乎占据中国国土现在总面积的1/4到1/5。可是随后随着佛教对西藏的深刻浸染,对西藏人乃至西藏民族性的深刻濡染,吐蕃强势民族居然随后千年销声匿迹。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派军队进藏,西藏还是原始奴隶制社会,它表明什么?它表明佛教的消极心理影响和文化影响有多么巨大的力量。佛教传入中国,不能说它对中国没有同类影响。


我举一个例子,当然我这样举例子可能不确切,你找不见直接因果关系,我们只能朦胧地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1840年鸦片战争,英国人只不过派来了几十条破船,五六千士兵,居然把偌大有几亿人的中国打得落花流水。从此进入半殖民地时代,几亿人面对别人几千人的士兵,居然造成这样一个结局,实在令人惊诧。


我举一个对照的例子,非洲有一个小国,叫埃塞俄比亚。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以前,意大利墨索里尼派遣军队进攻侵占埃塞俄比亚。要知道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武器和鸦片战争时候的那个武器完全不同了,要先进得多了。已经有飞机、大炮、坦克、机枪,意大利现代化军队进攻一个非洲落后小国,埃塞俄比亚死活不投降,它的皇帝叫海尔·塞拉西,号称非洲雄狮,带领埃塞俄比亚军队和民众用冷兵器与之对抗,当然不是对手,但绝不投降。


埃塞俄比亚政府,海尔·塞拉西政府迁移到英国,但始终不投降,最终第二次大战结束,埃塞俄比亚复国。我在这里讲什么?讲偌大的中国和一个非洲落后小国,在现代战争中的表现,有如此之大的反差,我们都不能不说这其中有某种文化影响要素在里面起作用。


所以任何文化对人格乃至民族性的影响,潜移默化之间都会造成深刻的濡染。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