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下面我们再讨论一个问题,我们此前的社会学出现一个严重误差。


我们把社会系统下面三个子系统视为分量不同的要素。比如政治、经济、文化,我们在浅层上看,我们很容易对这三个子系统做英国讨论,比如马克思是经济决定论,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特点。生产力带动一切,生产力发展带动生产关系发展,经济基础发展带动社会上层建筑发展。


这是典型的经济决定论,还有文化决定论。比如如果你没有听懂我前面的课,你会认为我老讲思想决定文明,这像是文化决定论。比如上个世纪一个著名的学者叫马克斯韦伯,用欧洲基督教文明文化形态解释资本主义社会,这是典型的文化决定论,还有政治决定论。


比如列宁到毛泽东认为阶级斗争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基本动因,这是典型的政治决定论。其实所有的生物都发生阶级斗争,比如狮子社会,猴子社会争夺猴王、狮王,不是阶级斗争吗?生物学家谁会说猴王打架是猴子社会演化成人的决定因素?


大家注意,任何一个子系统,它们是一个反馈结构。我一说反馈结构,大家应该想起系统论,正反馈和负反馈运动变量,任何一个反馈系统,它的子系统之间谁都不决定谁,但谁都影响谁。因为它们在一个平面上,所以谁都不能是决定要素,这是大家要特别注意的。


它底下有一个动量和动因,才是这个系统得以形成的决定要素。如果我们简单看生物社会它底下的那个动因就是基因突变。如果我们再往深走,它底下那个动因就是递弱代偿法则,它是唯一因,它是唯一的动力,这才是任何结构得以运转的基本驱动力和决定力。


所以我纠正大家在社会三个子系统的反馈关系上寻求决定要素,这个讨论完全是错误的。你稍微读一下系统论,你就知道它根本立不住脚。我们在讨论自然生物社会的时候,我说社会是一个自然结构,是一个生物社会的演化。


我们可以发现它有五个明确的定律,我做简单介绍,稍微有点抽象。


第一,生物生存效价与社会衍存效价之对位律,就是生物的生存度和社会的凝合代偿度是一个匹配关系。


第二,生物分化程度与社会结构程度的相关律。就是生物分化残化程度越高,社会结构度一定越高。


第三,生物属性状态与社会属境建构之统一律,就是生物的属性越丰厚,代偿越多,生物的社会结构发育得就越丰满。


第四,生物生存压力与社会内构张力之互换律,也就是生物面临外部自然压力和生物内在属性或内在能力提高的内部张力,两者有一个互换关系。


第五,生物衍存态势与社会代偿效价之无功律。社会结构不断繁化,不断把有残化了的生命有机体做生机结构重组,但它代偿最终无效。它不能因为社会结构的发展和繁化而保证它的组份生存度发生任何变化。


讲这些部分,你只要回忆我今天上午的课,你就应该听明白它在指什么。这就出现了一个严重的危机。大家想,越残化的个体,它对结构的依赖度就越大。是不是这样?你比如人根本无法脱离社会生活,可是你要依赖的这个结构却偏偏越脆弱。


我这样讲大家现在还不直观,我换一个直观的例子,比如分子结构,你完全可以把分子中的一个原子打出去,叫自由单子。这一个原子或者变成离子,似乎有轻微伤害损失,或者多带了两个电子,但它作为一个自由单子,不进入结构,它仍然才可以存在。而它这个结构又相对坚实。


如果它要进入这个结构,这个结构也很稳定,不把它打出去,它本身结构很稳定,它结构稳定,结果它还可以不依赖这个结构,你把它打出去,形成自由单子,所以它无论在结构外还是在结构内,它都是安全的。


这是由于它存在度很高,代偿度很低,所以结构代偿维护力度也叫结构有效代偿,表达的很弱,无效代偿于是同样也就表达得很弱,就是代偿不起作用,没关。


想想我们人类,你在原始时代农业文明的时候,你远离社会,你边缘化社会,你在荒山野岭里开一块地,然后就种庄稼吃饭,你跟社会脱离度很远,你跟社会切合度很低,你照活,并不是说你能离开社会,锄头你总造不了吧,瓦罐你总造不了吧?你织布的事情,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可能也做不成。你不是完全可以脱离,但你相对可以脱离,因为那个时候你存在度很高。


今天到工商业文明到信息文明,请问哪一个人敢离开社会?你片刻都离不开,因为你高度残化了,你必须跟别人充分依存,发生种种方式的交换,你才能够存在,是不是这样?所以越后衍的存在个体,也就是越后衍的结构组份,它的生存度越来越低了,存在度越来越低了。它越来越要依靠这个社会结构,可恰恰这个时候这个社会却高度动荡了,却越来越靠不住了。这是不是形成一个巨大的反差性麻烦。


我把它称为“靠山山崩,依水水涸”。谁能保证社会这个寄存着人间最多厚望的宝贝,恰好不是一个宇宙间最幽深的陷阱?人类进化及其社会发展,因此而沦落为自然弱演存亡法则的热情而盲目的殉道者,也就是天道殉难者,这就是人类的社会发展前景。


我再换一个讲法,叫个人生存度与社会稳定度终于趋近于零。什么意思?大家想,个人越来越分化,个人越来越残化,每个人越来越在社会中,编织在一个结构系统中,理论上这个残化趋势,我说理论上可以达成这样一个极致,就是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残化独体,就是将来世界上有一百亿个人,就有一百亿个分工,在理论上是成立的。


每一个人是社会的一个唯一组份,这就像工业流水线,每一个人承担一个工作,这个人上厕所了,整个流水线停了,想想如果发展到那个极致,人类每一个人在理论上残化到成为独自一份,就意味着这一个人突然死掉,整个社会崩溃。是不是这样?这叫个人生存度趋近于零,社会动荡度却趋近于最大值。社会一点都不能维护个体,这叫社会稳定度趋近于零,而社会分化度趋近于最大值。是不是这样一个结局?理论上、逻辑上就是这样一个关系。


我在讲什么?我前面在讲精神的时候,我说人类的感知越来越迷茫。我现在在讲社会,社会结构越来越脆弱,而且它结构越来越复杂,越脆弱的原因恰好是我们作为社会组份越来越残化,我们的生存度或存在度也趋近于零,两者完全是无效代偿的关系。


就是社会不能构成我们的维护系统,正如知识不能构成我们的维护系统一样。请回想我前面说的“无效代偿”这个概念,就在这个时候显现。所以我说人类的政治、经济、文化必须进行全面变革。


而如果它全面变革,就是新的文明形态必须再造,它的政治变革前景必然是后国家形态,它的经济格局前景一定是后资本形态,它的文化变革前景一定是后科学时代。三大子系统全部重新变革,我们才能维系这个社会的继续运转。


请大家想我前面讲国家之间的战争已经逼近到核大战的前景上,这叫国际竞争危难化。市场高度动荡,产出越来越无效,这叫资本收益负值化。知识越来越迷惘,知识的确定性越来越低,这叫知识效应戕害化。因此原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结构全都处在不能维护人类生存的状态,反而成为人类的戕害系统。


而我前面又一再讲,人类的任何文化和任何结构,一定是对其载体生存加以匹配性维护的状态。如果它一旦产生戕害效应,意味着它行将变革了。因此我说后国家、后资本、后科学时代行将来临。


我们现在展望人类的命运,我说具象一点,就眼下看来,因为我们带不进去参数,因此我们无法精确计算人类未来还有多长时间的物种寿限?我们说不清楚。


我们现在只能直观的猜测,我说人类未来的命运有两种命运,第一,叫寿终正寝或享尽天年。也就是人类把自己的文明再造和文明变构,下一期文明的改变,恰当处理好。于是人类活完他自己的天寿。如果我假定人类今天相当于中年,比如四十岁,理论上如果人类处理得好,他有可能还有十几万年的存在期。


因为我们前面作为智人存在了将近二十万年,也就是相当于今天的四十岁的人有希望活到八十岁。因此我说我不算太悲观。霍金认为人类只剩一二百年了,但他的前提条件是人类要把后面的文明形态变革能够处理好。


它的第二种可能叫死于非命,或暴病而亡,比如核大战,比如机器人等等,比如毁灭性瘟疫,这叫死于非命或暴病而亡。


就相当于一个四十岁的人,突然由于一个意外事故或者一个重大疾病死掉了。要知道人类平均寿命只有三十九岁。就眼下形势看来,第二种可能性偏大,但它取决于我们能否妥善处理。所以人类今天面临重大的生死存亡的抉择。


我们下面讨论一个更形象的说法。大家知道临床上有一种很稀罕的疾病,简称早衰症,又名哈钦森-吉尔福特综合征。它是一个什么状态呢?就是七岁的儿童相当于中年,十二岁左右相当于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一般活不过十六七岁就死掉了,就把天数活完了。


这个病例在全世界非常罕见,大约只有四十八个病人以上。我在这里展示一张图片,这是美国广播公司曾经提供的一个报道。这个孩子的名字叫塞斯库克,这是他十二岁的一个照片。十二岁像一个头发脱光满脸皱纹的八十岁老翁,然后很快就死掉了,就老死了。


大家注意我们的人类文明很像这个孩子,我们非常激进,我们拼命竞争,我们每一个人在竞争场上,就相当于这个孩子身体每一个细胞在寻求激进发育,你激进发育的结果是什么?你快速增长的结果是什么?快速逼近寿命的极限。


不就是这样吗?所以人类今天的进步论、发展观是一个典型的人类文明早衰症形态。我这最后只是做一个形象化的比喻。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