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大家再看核电站核废料,我在前面讲老子课的时候提过,人类没法处理。要知道,一个两百万千瓦的核电站,每年产生三十吨核废料,一个核电厂有效使用四十年一千二百吨核废料,如果核废料人类没法处理,埋到地下,最终也会污染地下水,而地下水和地表水是交流的。


大家知道核废料伤人是个什么状态?十微克核废料就足以致一人于死命。换句话说,一个中等大小的核电站,四十年使用产生的核废料,就足以杀灭一千二百亿人。


我们看看科学技术进步现在给我们在每一个点上带来的威胁,而其实人类迄今对这些东西还没有能力解决,而且我相信如果他找见解决办法,一定是个更可怕的结果。我在这里讲什么?为系统性危机的逐步积累,它绝不是你可以解决的,它恰恰是你在逐步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积累出来的。而我前面所讲的只不过是最尖锐、最刺眼的冰山之角。


而且大家要注意,这个过程看起来是非常温和的,我们是不断解决问题的,这是我们的直观感觉。我们丝毫感觉不到这个当下解决问题的远期效应。我在前面说人类的智力只能看清眼前事物的判断,他对他做的任何一个事情的远期效果是什么,根本看不清楚。


于是就形成一个温和的去势。这是典型的温水煮青蛙。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被煮熟。有人说这说法不成立,水温到一定程度,青蛙就跳出去了。可如果这个煮青蛙的锅像宇宙一样大,请问你往哪跳?所以趋势决定着未来。系统性危机,存在度趋降,这是一个趋势性的问题。趋势决定着未来。


它的引申含义是文明本身即是衰亡的指证,而且它的指向是不可变易的。也就是说你在现在文明体制下,问题的根本无从解决,甚至无法缓解。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有人说我们现在节能减排就能缓解这个问题,你在现在这个进步论的体制下,你现在这个求发展高竞争的体制下,你根本无法解决。


比如你不开汽车了,大家都骑自行车了,可是今天飞机普及化了,你都坐飞机了,可你知道坐飞机的排放量有多大?如果你从北京坐飞机到上海,它相当于你一个人驾一辆小轿车,从北京开车到上海,走九个来回的排放量。是你坐飞机从北京到上海一个来回就全部给你抵消完了。


也就是说你即使努力少开汽车多骑行几次自行车,可你坐一次飞机就把它全抵消光了,甚至排放量还更大。也就是说在现在的这个体制下,你做的任何点点滴滴的努力总体上无效。


你除非根本改变这种进步体制,否则任何问题不但得不到根本解决,连表面解决都做不到。


我们下面看一下目前对这个问题的一般看法及其失误。


第一,多数人会认为是由于人类文明程度还不够高造成的,说我们进一步提高我们的能力,我们就能解决这些问题。我前面一再讲这个说法不成立。有人举例子说,你看现在欧美国家环境污染不是解决了吗?当年英国伦敦是雾都,现在早都清亮了,可你要搞清楚,它根本没有解决,它只不过是把重污染企业流转给了第三世界国家而已。


不是这样吗?我们今天要治理污染,一定把高污染企业慢慢转给更落后的国家,整个地球的污染总量一定是一直在增加的,所以那种表面上所谓问题得到解决,说法根本不成立。然后认为科技能力的不断提高就能化解所有问题。我前面讲不过是释放一个更大的魔头,期待未来更大的作乱。


有人认为是社会结构不合理造成的,说只要我们调整社会结构,让社会越来越进步,这个问题就解决了。请回忆一下我刚才讲的,我们从农业文明进入工商业文明,我们社会一直在进步,结果是什么?是我们的损害程度越来越大,到今天已经面临灭顶之灾,可见社会进步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加剧这个问题。


有人就认为这不是问题,我们人类还有其他出路,包括霍金都是这个看法,说我们到外星上去殖民,大家知道这个想法是非常荒唐的。


我前面讲外星人来不到地球,这个道理已经很清楚。我再说几个数据,大家听听,我们且不要说到更远的外星,我们人类今天登上月球,把一个宇航员送上月球,他在月球上待一分钟,要消耗地球一百万美元的资源才能在月球上待一分钟。


我们说未来在火星上殖民,想想你在月球上一个人待一分钟,要消耗地球一百万美元的资源,你在火星上殖民几千人、几万人,你得把整个地球资源毁灭掉,都调到火星上去。然后你只把七十亿人调过去了几千、几万人,然后他在那可能死得更快,这根本不是出路,这怎么会成为出路呢?


我们再看,移居外星,离我们地球最近的另一个恒星系叫半人马座。半人马座,阿尔法星C也叫比邻星。大家注意,这都是恒星,比邻星距离太阳最近,有多近?4.2光年,光以每秒钟三十万公里,走4.2年,就这我们还不知道比邻星的那个恒星旁边有没有行星。


就算有行星有没有宜居行星、类地行星。这我们还全然不知道。我们就假定那个地方仿好了另一个地球,你按照今天人类火箭和卫星的最高速度,你单程从地球上飞到比邻星,需要一万五千年到三万年。


请注意我们文明史,文明有文字,以后的文明迄今才五千年,你单程飞到那个地方要一万五千年以上。我说过有没有行星都不知道。这个前途存在吗?根本不存在。就像外星人来不了我们这儿一样,我们也到不了任何外星存在。


我们今天连太阳系都没有走出去,没有在太阳系的任何一个行星上殖民,我们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我们已经面临灭顶之灾,所以移民外星根本不是出路。


我在这里用非常生动地像讲故事一样的方式,先给大家罗列了一些很直观的文明危机。


请大家记住我要说一句话,人类在原始时代,它虽然整体上看起来生存非常艰难,以至于甚至经常吃不饱饭,但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是非常安全的,不但是安全的,而且是快速增殖和发展的。我们今天高度文明了,我们却面临灭顶之灾,我们过去根本意识不到文明进步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我们也不知道文明最后发展成这样一个结果是什么原因。我们今天拿出基础理论说是它必然导向存在度降低。我为什么讲老子课?我说老子是非常了不起的远古思想家,因为他最早敲响了人类文明趋势不良的警钟,只是老子的论证不成系统,出现诸多错误。


我们今天做系统大信息量论证,发现这居然是一个自然律。我们越来越危机化,存在度越来越低,尽管我们的能力也就是代偿度越来越高,我们的生存能力和我们的生存效率居然是反比。


我们的生存能力越高,也就是代偿度越高,反而标志着我们的生存效率越低,也就是死灭状态越逼近。这种奇怪的现象我们过去无法理解。而今天当我们走到文明临近尽头的时候,我们才把这个问题的基础理论状态搞清,我们才知道它是一个系统性危机,我们才知道它是一个自然律的继续贯彻。我们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了一个严峻的前程和考量。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