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们现在做课程回顾,一开这个课我就讲,我说前十一天课只不过是事实陈述和逻辑引导。我一再讲,你要听懂我前面的课,你得听懂我最后一节课,我最后一节课的总结,前面的课你才不至于当知识听。什么意思?


大家听我前面讲课,我一直用反进步论的方式讲课,这跟传统所有人讲历史是完全不同的角度,为什么?


因为进步论是衰变论的翻版,因为进步和发展的趋势不良,因此我们用一种相反的宇宙观和相反的理论体系,重新解读人类文明史。于是大家才能听懂我下面讲我在课堂上不断应用的一些讲法。


我说生存形势越来越恶化,大家注意这些这些词的原字,就是你的存在度不断递减。然后我说生存结构是关键,什么叫生存结构?不是生产关系。我一再讲,它包括外在环境和你的内质状态,也就是你的存在度和你跟外在环境的匹配关系,我把这个总体叫生存结构,它包括你的代偿度,这个东西叫生存结构。


然后我说文明进程是一个自然进程,请大家听懂,在这个坐标示意图上,人类文明进程是这条下倾线的最后那一点点,它只是这个自然进程的终末人格化载体,它只是这个宇宙物演阶段的一个最后阶段的衍存形态。


所以我一再强调,人类文明是一个自然进程,而不是一个人为进程。大家注意我的书名字叫《物演通论》,但它最终回答人是什么?——第一卷。人的精神是什么?——第二卷。人的社会是什么?——第三卷。为什么要探讨整个物演最终却落实在物演最后那个点上的人?


是因为你要想知道人是什么,人的精神是什么,人的社会是什么。你必须大尺度的看清所有的物演是什么?因为你不过是物演末端的那个载体形态,你只有在这个大尺度上你才知道你是谁,你是什么。


因此我讲,人类文明进程是人性败坏的堕落进程,而一般人是说,所谓文明就是文明度越来越高,人变得越来越美好。请注意,听懂我这一节课,你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讲,我当初这样讲绝不是一个噱头,绝不是为了招致大家的一片笑声,绝不是哗众取宠。


它是换一个眼光,换一个世界观,重新看待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要知道人类的一切文化最终得回答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既往所有学说,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的最高端。今天我的学说把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拉低到最底端,我这样讲跟大家感观完全不合。


所以我必须讨论下面一个问题,叫情境评价与终极尺度。当我讲人类文明是一个越来越恶化的进程的时候,一般人根本是无法接受的。我见到太多的人想反驳我,而我坚持不争论、不说服、不苟同的原则。


所以我从来不跟人争论,网络上我一概不回信。为什么大家说文明是一个堕落进程招致绝大多数人反感和否认?是因为我们通常陷入情境评价。所谓情境评价,就是我们拿自己的经验和直感,对我们所处的处境做感觉评价。这叫情境评价。你根本不知道古人的情境,你也不知道比古人还早的动物的情境和单细胞的情境,反正你觉得你不想做猴子,反正你觉得你比古人活得好。你怎么知道古人活得不好?


比如我在孔子课上讲,你今天不叫物质生活丰富了,你叫生存成本提高了,你连悠闲都丢掉了,你的生存安全感越来越低了,古人没有这些操心,你怎么知道你的生活要比古人幸福?你不知道。你只是站在你的这个角度,觉得前面的东西都不好,这是典型的情境评价。


而情境评价是受一个人肉体感官和生活经验的局限,而感官经验局限相当于动物认知局限,它是一个极狭窄的,无法对照、无法评判的局限,这叫情境评价,所以它根本无效。所以我们到非洲去,看见马赛人穷得一塌糊涂,进小房子都是泥房子,低着头的才能钻进去,结果他整天跳舞唱歌。


我到现在文明人我没见几个整天跳舞唱歌的,倒是整天愁眉苦脸。你根本不知道过那种情境评价的局限有多大,什么才是有效评价?终极评价。也就是你必须拉开一个终极尺度,你必须找见万物存在的基本点,基本点是什么?存在度的高低,一切存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为求存在。


请大家读懂我的书,你如果读懂我的书,你就会知道,不仅人类在求存,万物都在求存。如果万物不求存,粒子为什么要进化为原子?原子为什么要进化为分子?分子为什么又把自己演变成细胞?单细胞本来活得好好的,存在度极高,它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多细胞的脆弱有机体?


因为存在度不能十足,因为它一开始就得求存,万物都在求存,求存才是最基本的规定。一切只为存在,叫为求存在,这是万物的规定性。我前面开过一个玩笑,我说再穷困的人,活得再倒霉的人,很少有自杀的,反而是活得很好的人动不动自杀。


为什么?不是因为我活得不快乐,我就不活了。怕死是因为我们的本性,是物的求存本性,因此我们活得再倒霉,自杀都是一件很难做的事情。因为我们的本性是物的求存本性,这叫终极评价。所以你放开情境评价,你进入终极评价,你得怎样评价?


怎样有利于存在。这个评价才是最关键的。换在生物上,换在人类上叫怎样有利于生存。这是第一标准,甚至这是唯一标准,这是最高标准。如果我们现代文明在折损我们的生存,在折损我们的存在度,我们下一期文明将怎样再造?


它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文明的原样接续,它一定得处理存在度递失的问题,尽管它不能阻断这个自然律,但它一定要尽量阻慢,或者使朝向这个失存边缘临界线的逼近速度减缓,这是下一期文明最重要的一个设计,一个基本逻辑路标,这才叫终极评价。


所以大家一定要听明白,我们的情境评价其实是很荒唐的。我举个例子,我说科学时代是一个更暴烈的文明,很多人不同意。说科学时代政治柔合化了,法律人性化,理性化了,人类更友爱了,生存状态更优良了。


可实际是什么呢?战争烈度越来越高了,从小部落战争直到发展成世界大战,人类的文化早年做武器者是觉得自己干害人的事情。而今天缔造核武器者是各国的精英和表彰的民族英雄。今天人类杀人的方式是驾一个无人机,在电视屏幕前用一个操作就把几千公里外的人杀掉,跟游戏一样,它不够暴烈?转基因食品,基因编辑婴儿,几乎要把现在的自然人淘汰,它不够暴烈?所以我说你站在情境评价上无效,因此我说科学时代是一个更暴烈的文明。


我这里只是举点滴例子,我可以举无数例子,证明我们这个时代越来越暴烈,而不是越来越柔和,这叫无效代偿。所以大家注意,今天物理学在寻求终极物理定律,在寻求万物之理。从爱因斯坦开始就想把四大作用力:强弱作用力,强作用力,弱作用力,电磁力引力做成统一场论。物理学想寻找自己的终极真理。


其实知识量越大,感知深度越高,标志着你存在度越低,越逼近于死灭的极限。所以我把它叫劫末之论。大家知道佛教上有一个“劫末日”的说法,我在书里有一段话叫“穷尽其知,己乃穷尽其寸”。


当你觉得你得到绝对真理的时候,它标志着代偿度高到极致,它标志着你的存在度趋近于零。因此人类寻求生存绝不在科学层面。而在另外一个全新的宇宙观及其后衍系列。


晚清时候,李鸿章有一个著名的说法,他说中华民族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话分量非常重,总括得也非常好。我借他的话,我说今天的全人类面临自有文明史以来未有之大变局,而且是生死存亡的大变局,迫在眉睫。这话什么意思?我们下午具体谈。


人类既往的发展观进步论,在这个学说底下显然是不合适的,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显然是不代表未来的。


我们得有一个全新的宇宙观和世界观支撑我们的未来。我简单说一下“宇宙观”这个概念。请大家注意我们“人类的文明是建立在思想家的思想通道上的。”这句话。而我又讲所谓思想家是有创世之构思者,就是他们能够创造宇宙观和世界观才叫思想家。


为什么宇宙观和世界观如此之重要?什么叫宇宙观世界观?我说简单一点,任何一个动物,它如果要在求生捕食行为之前,它首先得干什么?找见自己在自然界的位置。动物没有理性,它用直观来找,怎么找?比如一只豹子、一只羚羊,羚羊要在那吃草以前,豹子要在那潜伏以前,它先得干什么?


它一定不能直接吃草,也绝对不敢直接潜伏。它一定得先拿肉眼看见它周围可看见的整个视野,它得看清哪个地方是开阔地,哪个地方是丘陵,哪个地方有阻挡,哪个地方有灌木丛,哪个地方有悬崖,它必须把这个东西先看清。


羚羊必须事先看好,如果有动物袭击,它有哪几条逃路?豹子必须是在潜伏以前先看清它周边的关系,不至于它在追动物的时候愚蠢地跟在跑得比它快的,或者比它跑得更灵活的动物后面去追,这叫动物的世界观。它没有这个世界观,它的任何行为不敢建立,它的任何行为无效。


人类的依存物已经是宇宙万物,因为他高分化,他面对的是自身同质的大量残化体,于是他不能用自己的直观建立世界观,他得用逻辑和思想建立世界观。他建立世界观干什么?找见自己在自然界的位置。


所以人类同样,他只要找不见自己的自然界中的位置,他的文明根本就无法展开,他的任何求存举措失效。这就是为什么宇宙观和世界观缔造不同的新时代。


我给大家举例子,盖天说和地心说缔造农业文明。它实际上是从采集狩猎时代到农牧业文明的早期,完全用这个世界观有效建立维护人类生存。


人类农牧业文明是建立在这个宇宙观上,非常匹配,所以这个宇宙观很稳定,一直不变。即使是托勒密的宇宙观一千四百年以上,哥白尼的日心说和牛顿的经典力学缔造什么?工业时代。工业时代由此展开。大家再想,我们今天信息时代、核能时代,它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现代宇宙观上。不是这样吗?


所以宇宙观缔造我们的新时代。人类下一期文明当然需要有全新的宇宙观,而既往的宇宙观全部关心的是时空外在观照,而我们现在需要观照内质,要知道在时空外部关照的进程中,逐步观照内质的倾向早已出现。


比如生物学上的进化论多多少少有一点探求生物内质的状态。比如到爱因斯坦,他在探讨时空弯曲、狭义相对论的时候,顺便推演质能方程,他也已经开始探讨物质的内在观照,但没有系统化。我们这个学说是典型的全内质观照,它是既往世界观一个更纵深的体现。它干什么?为我们未来的求存铺垫逻辑通道。 


爱智思享会微信

微信交流学习群: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王东岳哲学社群】
【下方打赏获取东岳先生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