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们再谈一个问题,我把它叫低端奠基态漂移,这个话有点复杂,我解释一下。按照递弱代偿原理,我再说一句话,越原始越低级的东西越具有奠基性、决定性和稳定性。但是大家注意,这个低级的奠定性的东西,它是漂移的,这个漂移是非常可怕的。


我举一个例子,比如人类远古时代,是两性结构社会,它从动物的血亲社会演化为人类的氏族社会,由人类的氏族社会演化出中国后来农业文明的血缘社会和血缘社会文化。但是大家要看一下“性”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


从生物史上讲,三十八亿年前没有雄性,叫孤雌繁殖。雄性大约只发生在五亿七千万年前的古地质寒武纪时代。为什么雄性会发生?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它纯粹是因为生存形势越来越恶化。


我一旦说这句话,大家就会回想我前面讲课总是讲人类文明进程是一个恶化进程,请注意,在人类文明进程之前的自然进程也是一个恶化进程。要知道早年单细胞生物的时候,大多数单细胞生物是自养型生物,也就是太阳光一照,它通过光合作用就获得能量来源,因此它们是不需要竞争的。


所有的单细胞生物平铺在海洋表面,太阳光一照,比如蓝绿藻,它就获得能源,它们没有竞争关系,用不着竞争。随着生物进化,生物发展出多细胞生物体,于是生物出现种间竞争和种内竞争。一旦生物生存形势恶化,请大家记住,竞争化是一个恶化格局,是一个生存紧张化格局。一旦竞争开始,这个时候哪一个生物突变出一个更具有爆发力的性别,它会占据优势。雄性因此而来。


当年在生物界和在人类文明早期,由于雄性具有爆发力,于是肌肉也比较强。因此早年在生物社会和人类文明社会早期都是雄主外雌主内,雄性动物在外面抢掠食物,雌性动物在家里养育孩子,人类早年也是男主外女主内,请大家听明白我在讲什么。


人类古代社会男主外女主内是天然合理的,可为什么今天女性不承认这一套了?要讲性解放了,要讲女权主义了?是因为人类社会的竞争更恶化了,更激烈了,以至于连女性都得进入社会竞争场。于是女权主义兴起,它标志着什么?标志着人类和女性的不幸。是不是这样呢?生孩子还得你,男人总不能替你怀娃。


可你既得负责人口的生产,又得负责物质的生产,你受到了两重的压迫,承担两重社会义务。然后你很高兴,你很得意。我在书中把它叫戕害型快感,或叫自戕型快感。


我声明我绝不反对女权主义,因为这个态势是自然给定的,就是生存形势一定是逐步恶化的。因此我们可以想象,今天在家里的女性算是有幸者,迟早有一天你在家里是待不住的。我在讲什么?低端奠基态漂移。朝哪个方向漂移?朝不良方向漂移。大家要注意这种漂移是不断发生的。


比如感知漂移,所有动物早年直接拿感性解决问题,到我们人类不行了,我们从眼见为实进入眼见为虚了,我们感性不够,出知性出理性,才能解决生存知识问题。所以我说西方哲科思维,我一再讲智能的过度调动是有害的,这句话就是这个含义。所以我并不是过度表征。我不谈好与坏,只谈所以然。


我再举例子,观念漂移。我们人类早年是天圆地方说,我们看大地是一个平板,天空是一个穹窿,这跟动物看世界的方式是一模一样的。可我们这样做不行,维持不了我们的生存。于是地心说出现,地心说是要拿数学计算的,否则地心说是没有办法指导农业文明的,到此又不行。


于是日心说出现,它完全超出了我们眼睛的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太阳分明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它分明绕着地球转,而我们偏偏要把它解释为是地球绕着太阳转,为什么?工业文明接受不了地心说,地心说启动不了工业文明,到此还不够,我们又发生宇宙观的变形——牛顿的绝对时空说,接着还不行,我们进入相对论——时空相对说或时空弯曲说,也就是我们会发现我们的观念也是漂移的,朝着越来越虚幻,越来越说不清的那个方向漂移,今天已经到平行宇宙了。


已经到我们这个宇宙以外是什么样子,为什么要追究那个?不追究那个东西,就说不清我们这个宇宙是什么。我们越来越飘忽了,我们越来越找不见自己了,我们甚至越来越说不清宇宙是什么了。因为平行宇宙说你永远无法证实,广义逻辑永远不能通洽,这叫观念漂移。


大家再看法统漂移,人类早年全都是以德治国,我讲过,人类处在直立人乃至智人阶段,几百万年是以德治国,可今天我们的法统进入以法治国,而且我们的法是不断严密化的,我们的法是不断地细致化的,以至于我们走在街上走哪条路都被规定叫人行横道,这叫法统漂移。


然后权力漂移。人类早年权力在血缘之中,然后权力在君,在君王那。今天主权在民,权力又漂移了,而且财富漂移。大家想想,所有动物的财富在哪?所有动物的财富是均等的,人类早年因此财富也是相对均等的,而今天财富越来越转移到少数人手里,一切都在漂变。


它的总称是生存结构或生存形式漂变,它将飘向何方?听明天的课。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