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再讨论一个问题叫人文关怀。我见到很多学者,讲中国古代文化,说中国古代就是人文主义精神,由此证明中国社会比西方社会先进得多。什么意思?大家知道西方社会在中世纪公元以后,是神文主义精神。神是最高,人只不过是神的奴仆和神的造物,神学压抑了整个人性,这叫黑暗中世纪。


所谓文艺复兴,是找回古希腊的人文主义精神和理性主义精神,请大家记住这两个词。所以有中国学者讲,中国自古就是人文主义,孔子从来不讲神,我为什么说他讲错了?因为中国古代的所谓人文主义精神,你看看它的内涵,你精神分析,它其实是人伦社会关怀。


我一提这个词,大家就应该想起我前面的讲课。中国社会是农业文明,农业文明每亩地上的产出极高,农业文明一旦展开,人口立即暴涨,人口暴涨造成人际关系和资源关系紧张,于是所有人来不及分出智力,关注自然,仰望星空,只好把所有的精力都关注人伦社会关系,这叫中国的人文关怀。


所以请大家记住,中国古代的人文关怀,它的对应词不是西方的神性至上,而是古希腊的自然关注。我讲过,由于古希腊半农业半工商业文明,工商业文明跨局域获得资源,不像农业文明限局域获得资源,因此它的生存条件相对宽松。再加上它们的商业创新制作需要解放思想,于是它们出现了对自然学和人类智慧的探讨这一脉思路。这就是狭义哲学。这一脉思路才是跟中国古代思路可以对照的思路。因为中国从来没有过神学主义的东西,从来没有神性高于人性的这一脉思路。


因此中国的人文关怀从来跟神学无关,而西方近代人文主义精神是打破神性的约束。这个东西跟中国古代的人文关怀完全不在一个平台上。如果我们硬要把一个近似的平台比较,那就是古希腊狭义哲学的自然关注,所以把中国的人文关怀必须对应古希腊的自然关注,才能最恰当的讨论。


它跟西方近代的人文主义精神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不在一个可以对比讨论的平面上,这也是大家要特别注意的。你只有理解这一点,你才能理解这两脉文化和思路的导向及其最终结果的差异。这就是人文关注最终引出中国的技艺文化,而自然关注最终引出西方的哲科思维和近代的科学思潮,这都是要特别加以区分的。


我们下面谈一个问题叫文化功能维护其载体之生存。我在前面讲课,我一再讲人类的一切文化,都只是为了维护其载体的生存。我觉得这样讲其实都不透彻,我还说过一个更透彻的话,我说人类的一切生存都叫文化生存,文化绝不是一个花里胡哨的东西,它是人这种智性动物的生存状态。


我举一个例子,人类早年都有死亡追问,这个话题我在前面不断讲过,所以人类早年的文化都经常跟丧葬这个主题不能脱离。古埃及金字塔、木乃伊都是处理尸体和丧葬的问题。孔子学说一个重大成分叫“慎终追远”,也就是丧葬文化。但是大家看一下,丧葬文化的实质是什么?它一方面表达着人类理性,开始追问死亡和生命的本质,但它另一方面表达着一种生存维护效应,比如我们中原文明人,讲落土为安,人死了埋在土里,才是对死者的最大的尊重。


可是大家看,世界上其他地方,比如西藏,比如尼泊尔北部,他们那个地方都是天葬,人死了反而要喂鸟、喂鹰。而且大家注意那个天葬的方式是我们汉人根本无法接受的,他要把尸骨剖碎,然后喂鹰。极为残忍,让我们看不下去。可为什么我们是落土为安,为什么他们是天葬?


是因为人类死亡尸体是不能随便抛洒的。因为农业文明以前那个时候人类跟动物一样,数量极少,尸体摆在那喂其他动物。可是人类农业文明以后人口爆涨,而且农田的拓展,把森林赶在远处,在人类的聚居区是没有动物的,而且尸体量非常之大。


这个时候你把尸体随便抛洒,就会带来大规模的传染病,尸体腐败会造成细菌寄生体,于是中原人有厚厚的黄土,他就可以把它埋在土里,消解这种对活人的危害。


大家再想想西藏这些地方为什么天葬?因为那个地方是帕米尔高原,是青藏高原,第一,土层极薄,甚至没有土层。第二,即便有土层也是冻土,常年的冻土根本无法挖掘,尸体根本没有办法埋在土下。而尸体暴露对活人是一种危害,它怎么把这个尸体化解掉,只有一个办法,尽快的让鹰类把这些尸体吞食。


为了能让这个尸体在没有腐化以前就被鹰类吞食,所以他们要把尸体剁碎喂鹰。看起来很残忍,其实非常仁厚,它在干什么?维护生者的生存环境。所以大家一定要看清楚,任何一个文化现象,任何一个文明举措,归根结底是维护当时的人类生存的,或者说是跟当时人类生存的总体系匹配的。


我们再谈一个问题,中国古书《礼记》里记录一种庙制这个东西,我前面讲过,庙和寺、观你一定要分清,佛教叫寺,道教叫观。中国所谓的“庙”就是祭祀天地和祖先的那个东西才叫庙。


中国《礼记》书中记载,中国的庙是有制度的,叫庙制。它讲“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民祀于寝。”


这个话什么意思?它说周天子也就是最高领袖王朝可以有七个庙,它中间这一个庙是祭祀上帝的,也就是祭祀天的。两边两个庙,是祭祀远祖的,再两边两个庙,是祭祀近祖的。最边上两个庙是祭祀直系亲属的,比如父母,这叫七庙。到了诸侯是五庙,也就是各诸侯国君他有五个庙,中间那个庙祭祀远祖,也就是他已经没有祭祀天的资格了。然后两边两个庙祭祀近祖,再两边两个庙祭祀自己的直系亲属。


而到大夫,也就是诸侯下面再低一级,它只有三庙,祭祀近祖,祭祀直系。而到老百姓,他已经没有庙了。他的卧室叫寝室,就是他的庙。他的庙的牌位都摆在自己的卧室里,摆在自己的家里,没有独立的庙,只祭祀直系亲属。


它表明什么?表明中国社会在每一个细微的制度上,连祭祀自己的祖先这样的东西都尊卑有序,严格规定,不得有任何僭越。


它在干什么?它在固化阶层,也就是在观念和文化的点点滴滴上,都要让每一个人安于自己的社会地位,而没有任何非分的想法。


为什么我在前面一再讲,人类原始社会,人类一旦文明,人跟动物不同。动物它的社会是由每一个个体体质层面的分化构成社会。比如我讲膜翅目社会、蜜蜂社会,但人类的体质状态是天然平等的,每个人的体力和智力差别是极小的,它构不成社会。因为社会必须是个体残化才能建构。人类早年分工和智力残化程度很低,于是每一个人的智能和体能接近,是文明社会,一旦建构,每一个人都会朝上流社会奔腾,社会秩序天然倾向于紊乱。于是只好用观念,而且用天然已经具备的血缘层级把人类分级分等级,这样分下来,人不安于它,于是就要在文化观念上再加以固化,让你绝没有非分之想。


它要想把你压抑在自己的固化阶层上,它就要在文化的点点滴滴上给你灌输,你不能越位而动。一旦越位,中国古代有一个专门的词叫“僭越”,这是非常大的罪过。于是它在每一个点上都要把你固化成一个天命认命的文化之中。所以中国自古是天命文化,每一个人也是认命的,倒霉了说自己命不好。


大家看孔子直接表述,他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他又讲,孔子讲的原话在《尧日》里,他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它在干什么?强化你的天命观,强化你的认命思维,它在干什么?维护社会稳定。


所以大家记住,任何一个文化,它当年都是维护载体生存的。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