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们下面谈谈天人合一与人文关怀。我如果把前面这部分讲清楚,大家就应该听明白,当中国讲祖先神、讲自然神的时候,它必然讲的是天人合一,也就是天和人是一回事,是一个系统。因为祖先就是人,祖先就是神,而自然神和祖先神是一回事。


既然我们的祖先就是神,就是自然的造物,那么我们当然跟自然界是不能分离的,“天人合一”就由此而来。大家千万不要认为“天人合一”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思绪,它是非常低明的思绪。


我们先看它的表述。《易经·序卦传》中有一段话,最典型地表达了“天人合一”的连续性。大家看它原文叫“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这里的“错”是指执错、错置或者说摆放的意思,它讲有天地才有人,有人才有夫妻,有夫妻才有父子,有父子才有君臣。大家想,然后才有了礼义文化。


这完全是天人合一,一脉演化,表达得非常精确。请大家想想,我讲中国前神学文化,就是自然社会或者动物社会的延续,这段话表述得何其之好。但是我再说一遍,你千万不要认为它是高明,你站在高明的角度,你会认为它非常低级。


我举个例子,到汉代,董仲舒讲“天人合一”怎么讲?你读一下董仲舒的书,他说天上出现一个什么灾象、不吉之象,预示着君王治理天下出现了错误,这叫“天人感应”。你今天听了一定觉得很荒唐,也就是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说的解释经常流于荒唐,可当年人们真诚的相信,皇帝为此要下《罪己诏》,但是它又表达了一种低明。也就是你站在今天回过头来看,天人合一成立,成立在哪里?


大家还要注意,我在前面讲课的时候,我说黑格尔讲过一个话,他说“自我意识是人类文明的开端”,而我当时也讲了,我说所谓“自我意识”,就是把人和自然完全剖判开来。所以大家注意,西方文明一开始,它就是征服自然,追求真理这样一个思路。这确实是西方文明的开端。但中国不是,中国一开始自然界跟人并不完全剖判开来,它们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按照黑格尔的说法,东方文明状态不佳,或者东方文明处在朦胧状态。


大家知道东方文明为什么天人合一?是因为人类在采猎生存时代和农牧业文明初期,人类完全靠天吃饭,打猎、采集植物、种庄稼,你是不是得靠天?古代没有发达的灌溉系统,如果老天爷不下雨,农业文明没法发展,所以凡是农业文明,它必是靠天吃饭。它如果靠天吃饭,它就不能说它统治自然,战胜自然,它只能寻求对自然的适应,甚至保持对自然的企求。这就是中国自古“祈雨敬天”的原因。


你到北京看一下天坛,它就是这个东西的来源,所以中国的自我意识不明,天人合一理念,其实才是农业文明的典型思想形态。


请注意,我们今天全盘西化了,我们很容易用西方人的思路批判中国文化,可你落实在中国原始农业文明的这个基点上,你才能理解它当年的合理性。


我再举例子,血缘宗法。中国社会自古讲血缘,中国社会自古是宗法社会,所谓宗法社会就是血缘等级社会,这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个文化,我前面讲课一再讲,它是人类从原始氏族时代采猎生存方式过渡到农业文明的时候的社会构型,这个社会构型最有力地调动了集体化劳作,在每一亩地上不发生纠纷,血缘天然和谐,然后大家精耕细作,求得温饱的生存结构。


因此,它的血缘宗法社会结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结构是农业文明得以生存的基石。它既然是这样一个文明生存体系,它当然不会去仰望星空,它当然不会去不断地追问,跟我们眼见为实的东西不相关的其他问题,于是它就没有了西方早年古希腊的那一脉追问自然的思绪,它的追问自然只满足于天地平衡,人伦稳定。因此西方“law”这个词,自然规律,以及法律理性,拿纯理性来规范人类的社会行为原则、社会行为体系,这一脉思路也当然就不会产生。


因为宗法结构,爷爷管父亲,父亲管儿子,用不着“law”,用不着法律,天然有序,而且是血亲温情下的有序。它当然把一切理性的法律原则全部洇灭掉。


大家再想,尊卑有序。既然爷爷天然高于父亲,父亲天然高于儿子,尊卑有序在一个血缘宗法结构中,不用人类设计,它就是有序的。既然有了这个尊卑有序,所有人都尊奉这个尊卑有序,然后把家族血缘关系扩大到社会的整个结构上去,君王就是父王。每一个人都严守自己的社会地位,就像儿子绝不敢超越父亲,让爸爸叫他爸爸一样。


社会当然稳定,它是人类最早年的稳定状态,而且它确实是最稳定的结构。我一说稳定,有人就会质疑。我曾经见到一个说法,它说西方民主社会才稳定,比如英国1688年光荣革命,建立君主立宪制度,迄今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制度不变。比如美国两百多年前宪法,到现在没有变过宪法,顶多只有宪法修正案,非常稳定。有人做过一个统计,他说人治的决策失误率至少是3‰。民主社会不断地选举改变领袖,纠错机制很强。因此从理论计算上,民主制度可以延续上千年。


由于专制制度、人治制度无法纠错,于是按千分之三计算,它的任何一个政治结构和朝代超不过两三百年。你表面上听它说得非常有道理,可大家要注意,这个说法是个表象。实际情况是中国农业社会稳定几千年而不变,叫超稳定超震荡结构。


超稳定超震荡结构,这个说法不好,不足以表达问题,我换一个说法,叫表震荡里稳定。我们讲表里,就中国社会表面上是震荡的,骨子里是极为稳定的。它几千年王朝更迭,但是它的社会政治结构从来不变化,任何人打掉原来的政权系统,他自己又当皇帝了。原来的社会结构不发生任何变更,所以它是表震荡里稳定。


请注意,大家看西方,它是似稳定超发展,我们或者把它叫做表稳定里激变,就是你看它表面上是稳定的,但它骨子里是激烈变化的。请大家想想,美国独立战争时候的美国是个什么样子?今天美国的技术发展是个什么样子?这种技术发展在它的那个结构里结构政治结构表面上不动,骨子里它是快速变化的。因为它保持了一个自由结构,它在内向里是维护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的。结果,它的创新能力极强,它快速地掀动着人类的智力发展,最终一定突破原有的结构,导致人类社会发生巨大变形。


当那个巨大变形来临的时候,它的震撼力、它的掀翻性也就是天翻地覆的程度。我们明天再讲。所以请大家记住。我再说一遍。中国社会是表震荡而里稳定,西方社会是表稳定而里激变,这才是各自的表里关系。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