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下面我们谈中国文化的原始性与前期性。


首先我在前面讲课就提过,我说中国文化和文明处于前神学期。可能有人认为“文化”和“文明”这个概念再需要界定一下,我做一个说明,什么叫“文化”?我们人类的感知属性的总称叫“文化”。什么叫“文明”?我们的感知能力,最终表达为生存性状的外部物质结构,我们把它叫“文明”。我说得更通俗一点,思想文化的虚性层面叫“文化”,思想文化最终表达为工具体系和社会构态叫“文明”。这样比较简单,虽然不够严格。


我讲中国文化处在前神学期,这句话什么意思?


是因为你看西方史书,它说人类只经过三个状态,或者三种文化期。第一,神学时代,第二,哲学时代,第三,科学时代。而没有另外一期。可是中国文化不在这三期里,中国文化处在西方文化神学期之前,所以我把它叫前神学期。


我在这里做一个说明,绝不是说西方人没有经历过前神学期,我在前面讲课一再讲,由于环地中海地区是一个开放地貌,开放地貌就导致周边各族群交流过度,交流会导致思想屏蔽的打开,从而造成快速进步。于是产生了两样东西。


第一,它们文化的基调叫进步论,而中国文化的基调是保守论。


第二,它们确实快速进步,快速进步就会把原始的前期文化扬弃掉,也就是丢失掉。因此在它们的显学文化中,就只剩下了神学、哲学和科学这三期。我再强调一遍,不是它们没有经历过前神学期。而中国文化是人类文明原始农耕文化在封闭地貌上精雕细琢数千年而不辍的一个产物。由于地貌封闭,它对最原始的文化不在快速进步,快速扬弃,因此它就会把最原始的文化保留下来。再加上它使用人类最原始的象形文字这个符号本身都没有变更。


而象形文字就像一个保险柜,把人类最原始的思绪锁定在其中,这就使得唯在中国保留了经过整顿精雕细琢的神学期前思想文化系统,这就是中国文化最典型的在世界文明史和文化发展史上的定位。只有理解这一点才能理解中国文化,所以我们又可以把它在形态上表述为这样一种状态,叫准神学、亚哲学、古儒学。这就是前神学文化的特点。


“准”这个字就是行将达到的意思。大家知道将军和校级军官中间有一个阶,大校上面有一个准将,准将上面才是少将。所谓“准将”就是接近于将。我在这里讲“准神学”,就是中国文化处在神学之前的状态,接近于神学,而没有企及神学。


“亚哲学”,它有一脉广义哲学思路,却没有进入狭义哲学状态。“古儒学”,以老子和老子的弟子孔子及其诸子百家继承的中国典型农业文明的总和,这三者构成中国前神学文化的总体样态。


我们也可以把它在形象上说成是这样几种状态,叫“天地崇拜”,而不是上帝人格神的崇拜;“祖先敬仰”,而不是上帝和人格神的敬仰,祖先就是他们的神;“人伦关注”,而不是自然关注仰望星空,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基本形态。


所以大家注意,中国古代它的天地崇拜一开始就表达为《易经》中的一系列表述,比如“一阴一阳之谓道”,它所说的道是天地运行之道,而不是人格神创造世界的那个道。它又讲“阴阳不测之谓神”,它所说的“神”是对天地的那种敬仰,和对天地的那种追问以及测度。


许慎,东汉时期中国最早的汉字学家,在他的《说文解字》里曾经说过一句话,叫“人所归为鬼”。他说鬼神这个东西是什么?什么叫鬼?一个人死亡了,回到它最初来的那个地方叫鬼。大家注意,中国的神就是自己的祖先,中国的鬼,也就是自己过去死去的前辈,这就是中国的鬼神概念。它跟高高在上缔造宇宙的那个人格神全然不同。


我讲到这儿,大家应该理解中国文化自古按照西方典型意义上的神学观念,中国是无神论。要知道中国人的无神论在西方人看来是不能理解的,为什么?西方人认为中国人没有追究终极。请大家想,我举一个例子,大家看这个世界是非常有序的,如果你到火星上或者你到月球上,你突然看见了一架飞机,你会怎么想?你一定不会想这个飞机是天然形成的,你一定立即联想火星或者月球上曾经来过人或者来过神,飞机一定是制造出来的。这样一个复杂系统,它绝不可能自然演成。


我们古人看见这个世界是非常有序的,有序和精致的程度远大于一架飞机。太阳照耀,晚上月亮替你照明,大地上有水,水然后通过天降下来,给你提供滋养,万物得以有序生长。人这样一个精致的生命体,居然在这个地球上可以猖狂地表达自己的一切意图。如此纷纭精致而有序的世界,你居然不会想到它的终极因。你居然不去追问它来自何方。


因此西方人认为,无神论表达的是人类远古时代思想根本没有追究力,不追问终极问题的浅薄表达,这就是西方人对无神论者一直取轻蔑态度的原因之一。


请大家注意,西方人完全不能理解中国的前神学文化,要知道中国不是无神论,它是有神的,它的神只不过是自然过渡是平坦过渡的。它有两个神,第一,叫祖先神,它认为自己的先祖就是神。请大家想想,中国古代神话传说,我们人类的祖先是这样一系走过来的,叫“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伏羲开智”,“炎黄文明”。也就是从盘古开天地,女娲缔造人类,伏羲为人类打开智慧,黄帝炎帝为人类开启文明,也就是自己的祖先就是神。


从天地剖判,一直到文明生发。它是一系由我们的祖先神缔造的。而且大家注意,越前面的祖先能力越大,越后面的祖先能力越小。最早的祖先盘古是开天地的,伏羲氏造人的,到炎帝、黄帝只能开启文明了,它对天地已经毫无办法了。这里就表达着中国祖先神思绪里一开始就埋藏着保守论。祖先神引出保守论的开端,也就是越远古的东西越好,越远古的人越有力量。这是第一神。


第二,叫自然神。我在前面讲过,中国古人认为神就是泛自然,所以从周代开始,甚至周代以前,这种思绪就已经出现,商代末期就已经出现,叫“天”。所以你读《尚书》,中国古代最早的一本书中就有“上帝”这个词。我们后来把西方的“god”翻译为上帝,实际上是借用了中国最古代的一个词,只不过中国的古代“上帝”这个词不是指“god”那样的人格神,而是指“天”。


所以中国古代还有下帝。“下帝”这个词指谁呢?指祖先,指我们的前面的已经死去消逝的伟大的先祖。因此中国自古认为自然界总体就是神,以天为代表,因此我们保持“天人合一”的思绪。所以请大家记住我们的“天人合一”的这个思想,其实来自于中国的第二神,自然神论。


大家注意,这种思绪绝不仅仅见于中国,东方总体保持这个思维特点,大家注意印度,你比如印度的佛教,我在前面讲佛教的时候我讲过,我说印度这个地方受到西方文明的远古冲击,它人种都被西方人置换,亚利安人置换,所以它的婆罗门教是有人格神的。但它的佛教在很大程度上表达了农业东方文明的特点。你看一下佛教,它是无神论的,佛是指有正觉者,而不是指一个人格神。所以佛教讲“空”,讲“相”,讲“业”,讲“缘”却从来没有讲过一个有动作能够缔造宇宙的神,从来没有。所以这种没有人格神的思绪,在整个东方最典型农业文明的表达上,其实是有共性的。


中国的无神论,你今天回过头来看,它在某种程度上比西方的有神论其实要高明。我举一个例子,比如到科学走到近代,我们现在知道比飞机复杂上万倍上亿倍的东西。比如我们人体,比如我们的眼睛,居然都不是神造的,居然都是自然界演化过来的。


大家要知道这个说法是近代可以确证的说法,它居然证明了中国古代无神论的那个思绪。复杂事物不需要人格神,它会在自然中演化而来,只要给它充分长的时间,这叫什么?这叫低明。


我在前面一再讲,我说中国文化绝不能用“高明”这个词,因为它处在人类文明和人类文化的最原始低端。但我又强调原始低端如种子,包含着一切后发规定性。因此任何最原始的东西,它里面一定包含着后来一切可以绽放出来的规定要素。


因此中国文化不表达高明却表达低明,也就是它在最低级点上融含着未来的一切发展可能性。要知道人体眼睛,复杂的器官系统,复杂的大脑,人类今天连搞清都搞不清,还不要说模拟了,它居然都是自然界慢慢演化过来的,你只要给它亿万年时间。


这个东西今天人类居然可以应用。我举个例子,今天人类做人工智能,提升人工智能最好的方法,居然就是借用这样一个机制,它在一个人工智能机里输入一套程序,叫随机变异,淘汰选择程序。就是让这个机器对自己的程序不断地出差错,相当于自然界上生物基因的随机突变,然后设定一个选择淘汰程序,对所有的突变进行淘汰,然后做定向选择,以极快的人工选择方式,让人工智能快速提升,这是今天人工智能AI发展的最重要的前沿技术。


它居然运用的就是无神论的自然进化模型。大家注意我在讲什么?我在讲中国文化处于人类文明的最低端,但它不是不可理解的,它保持了一个独特的低明状态。


我们下面再讨论第二个问题,叫生物社会的质化接续。大家要注意,西方文明由于它丢失了前神学期,由于它过度快速进步,由于那个地方民族扰攘,最原始的文化无法有效完整保存,所以当它的显性文化出现的时候,神学期、哲学期、科学期,只剩这三期。而前神学期它不仅保留了这个文化,它而且给我们留了一脉痕迹。


让我们追踪人类文明居然是从动物社会中延展出来的。


请大家看,我们中国早年的社会文化构型,居然完全是动物社会构型。我给大家举例子,中国早年社会乃至孔子文化,我在孔子课上讲过,是典型的亲缘社会构型,也就是血亲社会构型。所谓孔子文化,“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血缘宗法文化体系。


要知道动物社会全是血缘社会,我们人类的血缘社会乃至血缘社会文化,居然是猴子王国、狮子王国,它的那个生存状态的质化总结和直接生存连续,没有任何飞跃。


大家再看,孔子讲“男女大防”,孟子讲“男女授受不亲”,它跟动物社会乱伦禁忌一脉相承,只不过动物不会说话,没有把它表达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大家再看,中国文化“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表达的是什么?表达的是动物社会或生物生存的第一原则,叫增殖第一原则。


我在前面讲课反复讲过,我说一切生命都是围绕着性增殖为中轴运转的,我们的有机体、我们的肉体不断被抛弃,它只是干一件事,保证基因下传,一旦基因下传,父母就得死掉,这叫正常寿命。所以生命体的核心围绕性增殖运转。


我们中国早年的文化“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家族最重大的事情就是生儿子。它是动物生理结构以及动物社会生存的最基本追求。大家再看孔子文化中讲“夏夷之辨”,“夏”指中国汉人华夏人,“夷”指少数民族游牧民族。


什么叫“夏夷之辨”?它跟动物领地社会,它跟动物必须有领地划分,必须对自己同类物种有一个自我和非我的一个判别,完全一致,是它的继承。


我们再看,中国社会的权力结构是什么?历来是谁拳头大、胳膊粗,谁有军队谁就建立政权,叫暴力强权政治结构。


要知道这跟西方文明化以后的权力结构完全不同,它叫契约社会,就是大家有一个契约关系,然后我民众选举给你授权,你才有权。西方的任何政党是不允许有军队的,是不允许使用暴力的。为什么中国社会政权,社会管理体系历来是暴力强权体系?请你看一下动物社会狮子王、猴子王是怎么当王的?它绝不会讲契约,讲选举,它一定是谁拳头大,谁膂力大谁当王,是不是这样?


所以中国社会的政治结构,也就是生物社会、动物社会强权结构的继续,一直到今天还是如此。它表达的是什么?直接的最低级的延续。


再看中国的文化——“眼见为实”。我讲西方哲学的时候,我一再讲理解西方哲学的最起码起点是“眼见为虚”,想想谁眼见为实,动物一定眼见为实。一只狼看到一只羊,绝不会问这个羊是一个概念还是一个真实,它绝不会问这个问题。所以中国文化也表达为动物眼见为实的直观文化操作体系,它处处都表达着它是人类文明最低级的接续状态。


大家再看动物社会,到后期高等动物——灵长目动物,哺乳类动物,叫王权母系制,也叫雄王母系制,就是雄性做王,但社会是由母系维系的,最典型的是狮子社会。其实猴子社会也是那样,人类社会早年恰恰如此,雄性做王,但整个社会却是母系社会,它完全是生物社会的直接过渡。


请注意,西方断掉这一层,才出现了它找不见自己原始根脉和原始系统的来路。因为古希腊工商业化了,它早在公元前六世纪,百分之七八十的人以个人自由单体流落到整个环地中海地区,亲缘社会完全被打散,所以你在雅典文化构型中,你在古希腊哲学家那里绝对见不到血缘结构的讨论。


大家想想,他把动物学缘结构都打掉了,他怎么可能找见自己的来路?我前面讲它的契约社会选举授权,这些东西是因为没有了血缘结构自由,个体怎么会接受随便来一个人用强权统治他?因此它必然走上那种民主制度,民主制度一旦发生,它就把自己跟原来动物社会的来源丢失了。它一旦走工商业,它就必须充分地调动智能,这种过度的充分的智能潜力的调动,建立眼见为虚的哲科思维体系,它又把人类早年眼见为实的文化这个环节丢失了。


所以大家注意,中国文化它的低端性恰恰表达了它的连续性,而人类文明的连续性从来没有中断过,即使在西方同样没有中断,它只不过是由于环地中海地区过度交流、过快进步,将此扬弃,形成了一段远古文化的丢失与空白而已。这一点大家也要特别注意理解。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