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基于以上大尺度物演讨论这个哲理思路,我们下面简单看一下什么叫“疾病”。


大家知道今天现代医学疾病分类非常复杂,疾病分科也变得越来越多,内科、外科、妇产科、小儿科、耳鼻喉科、颅脑科……没完没了,越分越细。但实际上人类的疾病,我们总体上从演化角度看,其实只有三大类疾病,叫进化病、文明病和医源性疾病。


大家注意这几个词,它在医学界是早就使用的,只不过现代医学界认为这三类疾病只是诸多疾病中的偶发。而我说人类所有疾病都可以归类在这三大系列疾病之中。我下面逐一解释,听懂这个部分,你才能知道什么叫“疾病”。


第一,进化病。


我前面讲过,任何一个进化现象,甚至任何一个变异,或者基因突变。从38亿年的生物史上看,都是一个病理畸变的叠加。因此所有疾病的第一基础全都是进化病。那么它暗含着一个意思,进化程度越高的物种,疾病的底子就越厚。


大家知道在临床上,我们几乎发现所有的疾病都跟遗传有关,医学上把它叫遗传度。我前面提到过,比如感冒,表面上看是流感病毒,感染,但是为什么有人得有人不得,一场流感过来,有人轻有人重,是因为所有人个人的免疫素质有个体差异,所以它的遗传度很低,14%,也就是86%是外部因素或者病毒因素。但是我们人体的绝大多数疾病,它的遗传度是非常之高的。


比如我们下面所谈的这些疾病,就是任何一个病其实都有家族史,只不过有遗传度高低而已。因为进化过程就是衰变畸变过程。


我给大家举例子,我前面讲过难产,难产是典型的进化病,所有动物都不难产。是因为人类直立了,脑容量增大了,而母亲的产道还是原来爬行动物的那个产道,因此难产是典型的进化病。


再比如高血压。大家想,所有动物原来是爬行动物,直立动物仅见人类,爬行动物心脏泵血。它的泵血运动是水平运动,它是水平输向各个器官,因此它的血压很低,就足以保证各个器官的血供量。那么人直立了,心脏以上部位到脑,它的供血是垂直的供血,是跟地心引力相反方向的抗地心引力供血,因此他的血压必须大幅度增高。而且人脑虽然只占人类体重的1.5%左右,可是由于人脑功能极高,它居然需要代谢血液中氧气和能量的20%左右,这就使得直立动物人类,血压必然相应增高,才能保证最重要核心器官脑的供血和供氧。


大家知道血压增高是个很麻烦的局面,我比一个例子,比如长颈鹿,它的脖子极长,几米长,然后上面架一个小脑袋,它的心脏要把血液泵到如此高的脑部,这个难度你是可以想象的。所以长颈鹿血压极高,心脏非常之大,就这它都供不住脑血压。它怎么办?它居然发生动脉瓣。我们人类只有下肢的大静脉上有静脉瓣,就是这个血液往回反着地心引力要回到心脏,在腿部是非常困难的。它是通过你的肌肉收缩和轻微的静脉压力,把它慢慢推上来,所以他有静脉瓣,血液只能朝着心脏方向反流,血液的压力不够,血就会往下陷,趁着地心引力下垂,于是在上流的时候心瓣膜张开,到它血液要下返的时候,瓣膜关闭,促使血液上流。可是人类只有静脉瓣,而且只有下肢大静脉才有静脉瓣。可是长颈鹿竟然有动脉瓣,也就是它的动脉血液里,颈部的整个动脉有有瓣膜,逼着血液只能上流,一旦反流静脉瓣闭合,那么血压增高,当然对血管壁压力造成很大的压力,从而造成血管持续性缓慢性损伤。这就是我们人类如果活长寿,晚年谁都逃不掉心血管疾病的原因。大家知道它不仅造成血管损伤,血压高,就使得心脏泵的收缩力量必须加强,从而造成心肌劳损,从而造成长远的心肌损害。


这也就是人类绝大多数死于心脏病的原因。这是典型的进化病,直立病。


再比如腰腿疼。大家知道人到四五十岁以后,通常都会发生腰腿疼。腰疼是腰肌疼痛,膝盖关节损伤。为什么?是因为所有动物都是爬行的,它的体重是分在四肢上,分它的压强。可是人类两腿直立,大家想,直立这个姿势是怎样形成的?它不是靠骨头,你把人的骨架看一下,它是200多块骨头,碎裂连续的。一个骨架子,你把它直接放在那,它一定躺在地上,它得拿绳索或者铁丝穿起来,挂起来这个人的骨架才能才能保持一个直立状态。那么人的直立是靠什么?是靠一系列的直立肌,比如腰部的肌肉始终保持一定的肌肉紧张度,医学上叫肌肉张力,保持肌肉高张力,于是你才能保持直立体姿。而所有爬行动物它是没有这个肌肉紧张度,维持直立体姿的这个要求的。我们是从爬行动物快速进化而来,因此直立本身带来的肌张力过高是引起一切腰腿痛,包括膝关节损伤的基本原因。所以它也属于进化病。


再比如笑,大家知道所有动物是不会笑的,你见过哪只狼,哪只狗,它突然对你笑起来了,一定吓死你。所有动物都只会哭,叫哭嚎。只有类人猿,比如黑猩猩,略微显示一点笑的表情,看起来很难看。那么笑是什么呢?


生物学家分析,发现笑不过是哭的一种变态。哭是痛苦反应。然后把一个气流长长地呼出来,形成的一种嚎叫态。笑是什么?一种愉悦态的时候,把哭声斩成一节一节的状态就是笑。为什么所有的动物不笑,而唯独人类要笑?笑是一个进化病。它是因为所有的生物,它的存在度越来越低,它表达在生物繁殖上,表达为育后难度越来越高。


大家知道最原始的单细胞,它一分为二,它立即就把子代的繁殖工作做完了,而且子代和亲代没有任何差别,一生出来它就具有亲代的全部本领,因此用不着亲代照顾它。


到卵生动物,它排出一个卵,然后孵化出来,这个难度大大提高。而且小鸡、小鸟、雏鸡、雏鸟,它是需要亲代的母鸟来去饲养它,但稍微喂食一下,它很快就具有自主生活能力了。再高级的动物哺乳动物,它居然要10月怀胎在母亲体内怀孕,生出来还得吃母亲的奶叫哺育。


到了人类,而且它的生殖量越来越低。


比如我前面讲鱼,它排籽上万粒,父母根本用不着关照,鱼卵下在那里,任由其他动物当点心吃,父母全跑掉,只活非常小比例,鱼群绝不会灭绝。可越后面的物种生育率越低,卵生一次只能孵十几个20个卵。到胎生,低级的胎生动物就是哺乳动物,比如狗一窝能生七八个,到人一窝只生一个生个双胞胎,还是个稀罕事。


然后养育难度越来越高。所有到哺乳动物,动物既要体内怀胎,然后还要要生出来以后哺乳,到人类哺乳。完了不算数,你还得继续抚养,到文明阶段你还得教育。


早年的孩子,文明期早期的孩子,七八岁就能帮父母干活了,放牛放羊。今天的孩子快30岁了,大学研究生还没毕业,你会发现在生物进化史上育后的量越来越低,育后的时间越来越长,育后的难度越来越高。


那么在这种情况,这叫存在度衰减表达在生育体系上的一个现象。


那么大家想等生物的子代越来越得依靠亲本的抚养,才能生存。它怎么办?它一定要发生双向的一种改变,也就是子代要能够吸引父母对它的注意,亲代要对子代产生母性和父性。你在单细胞和鱼那里是看不到母性的。母亲绝不关照孩子。越后演的物种母性越高,而且越后演的物种,孩子设法吸引母亲本关注的能力越来越高。


那么子代吸引吸引母亲、父亲关注它,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哭叫。所以爱哭的孩子有奶吃。第二,微笑。他一旦笑,就产生了母亲对他的亲和感和亲近感,从而勾引母亲来进一步照料他。因此笑是人类生殖力衰减,育后难度增大的一个进化病现象,它在人类文明态中进一步表达。


比如你在原始社会,你是自然经济,不跟他人发生交道,你就能够生存,你用不着整天挂个笑脸。可今天商品经济你得跟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巴结别人。于是你天天得挂着一个僵硬的微笑,假笑狞笑,你始终得笑,这是文明病。所以笑是什么?笑是人类生存状态越来越悲哀的一个反应。


我再举例子,牙病它也是进化病。


大家知道所有动物它的头部的状态是颌骨部分非常大,而脑部非常小,比如猿和猴,它的脑部是后缩的,嘴是伸长的。由于它吃的是生食,极硬的东西,生的东西,那么包括生肉,它的咀嚼力就要非常之强,因此它的颌骨壮大,咬合肌发达,那么人类随着脑容量的增加,随着用火的过程发生,人类吃的食物越来越精细,俎嚼力越来越弱,于是两颌骨萎缩,上下颌骨内缩,头颅向前伸展,脑容量增大,这是古生物解剖学上一直显现的一个过程。但是动物的牙它的数量一点都不变化,上下牙各16颗,总数32颗。在原来那个大颌骨系统上分布同样多的牙,而颌骨却萎缩了。所以人类所有的牙要长齐,他就无法像过去那样有序排列,这就导致人类所有人逃不掉牙病,这就导致在西方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牙科医生,不是说一个牙科医生只服务一个人,而是一个社区的每一个人都得被某一个牙科医生所服务。牙病其实也是进化病。


大家注意,甚至阑尾炎都是进化病。大家知道阑尾在草食动物,就叫盲肠,它要非常粗大,长达数米以上,它其中滋养大量的细菌,从而能够分解草、树叶其中纤维素,我们人类一点都利用不了它,却把这些纤维素分解为葡萄糖,然后由它里面的正常寄居菌群,分解纤维素里面少量的葡萄糖,获得能量,这叫盲肠。


随着人类大脑的发育,占据了大量的营养和能量以及血供,他就必须让自己身体其他部分萎缩,以便于腾出心脏泵力和血液流量提供给脑,他总不能搞的没心没肺,于是只好把肠子的一个部分萎缩。好在这个时候人类吃食精细化了。于是原来庞大的盲肠萎缩成一个小拇指头大的阑尾。


这个阑尾今天已经基本上没有任何功能,还稍微有一点免疫功能,然后只剩下一个最主要的功能,寄生细菌,让你疼痛,然后去做手术。所以阑尾炎是进化病,而且就阑尾炎发炎你都会发现它跟遗传有关。就是父母有人得过阑尾炎的人,孩子得阑尾炎的几率远高于父母没有阑尾炎家族史的人几率要高得多。


所以我们所有的疾病本质上讲全都有进化畸变的底子,因此它是人类疾病的第一个大铺垫。请记住我前面讲:“所谓生理过程只不过是病理畸变进程的叠加化、有序化和系统化,病理过程才是生理进程的底层代码。”这句话的含义。所以一切疾病首先是进化病。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