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当我讲人类所谓的现代疾病都是进化病都是文明病的时候,我说文明是快速发展的,而我们人体有机体是千百万年甚至上亿万年才进化而来的。我的意思并不排除在文明期,我们仍然在进化,但是这个进化的速度根本赶不上你文明发展的速度。这不是说现在进化停止了。


比如我第一节课讲,所有人类都是从非洲迁徙过去的黑人,4万年间,低太阳照度的地方,比如欧洲皮肤白化了,鼻子变高了,这是文明化过程中发生的进化。


再比如我们人类的消化道免疫屏障,在短短数千年上万年的时间破坏了。大家知道所有动物都是就地吃食,它甚至能吃腐烂的食物,叫腐蚀性动物。你喂狗怎么喂,把一块肉扔在地上,狗吃了绝不会拉肚子。可我们人类为什么吃东西稍有腐败,我们就会严重地得胃肠及急性胃肠炎?是因为我们在10万年到30万年前会用火了,由于因此我们的进食细菌量大大降低,在这个时间我们的肠道免疫系统变成一个多余的东西,于是肠道消化道免疫屏障逐步退化。所以我们今天稍遇见一点被污染的食物,我们就会得病,这是在动物界看不到的。


再比如乳糖耐受。比如游牧业民族的人,包括西方人,他们在近代数百年数千年不断地喝牛奶,于是他们对牛奶中乳糖的消化,就有了一个适应性的基因突变的一个匹配关系。


比如我们中国人从来是不喝奶的,在文明期喝牛奶的事情是很少的,一是牛奶中含的乳糖我们就无法消化,所以中国人乳糖不耐受的比例极高。


我的意思是说,即使在短短的文明期,进化过程还在进行,但是你的进化过程,生理进化过程,基因突变适应过程和文明发展速度根本不匹配,这种不匹配就造成全面失适应。这个文明化带来的,你本来是面对自然界反应匹配的适应生理关系,现在突然改变生存环境,全部是一个文明生存生态。在极短的时间内失去适应性调整的机会,由此带来一个后果叫全面失适应。


这就是第二类疾病的来源。我把它叫文明病。哈佛大学有一个教授,叫丹尼尔·利伯曼也发现这个现象,把这一类病简称为失配性疾病。


我下面讲文明缔造的疾病。请大家注意,人类在文明化以前,疾病量是非常之少的,也就是古人采猎生存方式时代的人,他的得病是非常之少的。


我举个例子,有一批西方医学家到巴基斯坦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考察一个一直保持原始生活状态的氏族,这个氏族人种叫汉萨人。这批医生跟汉萨人,氏族生存状态完全靠采猎生存,没有进入文明,农牧业文明都没进入。跟他们长期生活9到11年,结果发现他们只得三种疾病。


第一,外伤,比如打猎追击动物,摔伤了骨折了。


第二,沙眼。因为沙眼病毒很多,而沙眼本身不造成严重不适,我们一般人都有沙眼,大多是不用治疗的。


第三白内障。因为那个地方是雪地,太阳光紫外线反射量较高,所以成年人以上白内障的发病率较高。


仅见这三种疾病,从来没有见过其他疾病。它说明什么?说明人体在亿万年进化匹配的过程中,在自然生态条件下,它基本上是一个有序生理结构。它的潜在的畸变病理状态是不被调动的,是在压抑状态下的。而文明生态情况就绝然不同了。我们今天生存的方式跟自然生存是完全不同的。


我下面举例子,比如吃盐,盐可谓是人生的第一大毒品。


大家想你见过哪个动物能吃盐?它总不会跑到海边晒盐去,在陆地上盐池、盐湖是非常少的。动物如果在那个地方舔舐一点盐,那是很偶然的事情,也是很个别的动物才会有。那么动物为什么不吃盐就可以生存?是因为所有生物体内,包括单细胞体内全都含有一个原始盐分,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生理盐水的那个含盐量0.9%。它是因为原始海洋,海洋实际上是不含任何物的纯净水,覆盖在地球表面,然后溶解岩石中的盐分。那么原始海洋因为没有河流冲刷,地球是一个水球,原始溶解出来的岩石中的盐分量是极低的,大致只有0.9%。所以最原始的单细胞生物,它的细胞内液的盐分就是0.9%。那么随着陆地出现河流出现不断冲刷地表,所以今天海水的含盐量已经远远高于0.9%,最高已经达到3%左右。所以今天所有的水生鱼类,你看它体内仍然是0.9%的生理盐水的体液状态,所以它的肾脏就要有一种极强的能力排盐。所有异养型生物就是吃其他植物和动物的生物,它都一定在进食的过程中就保证了0.9%的含盐量的摄入,因此它永远不会缺盐。


可是人类文明化以后,由于人类的捕猎活动,尤其是农业劳动极为艰辛,出汗量极大,食盐过程大大增加,超出我们正常非文明状态,安适生存的那个盐消耗量,从而人类开始得吃盐。一旦开始吃盐调味,于是这个进程就逐步发展,导致我们进盐量越来越高。而盐量的增加跟血压关系极高。


在血液中有两种渗透压,一个叫胶渗压,一个叫晶渗压。所谓胶渗压就是白蛋白之类的胶体,提高血液的渗透压。所谓晶渗压就是盐类的晶体,提高它的渗透压。于是在毛细血管中盐量的增加,就会导致血管外部的水分进入血管,血容量增加从而造成血压增高,心脏的负荷增高。所以吃盐量高是对人体是有非常高的损害的,而这完全是一个文明病。吃盐量高引起了一系列疾病,包括高血压心脏病等等都跟它有关。而且吃盐量过高,肾脏排盐负担加重也是肾病的基础原因之一。


再比如吃粮食的问题,请问哪个动物有粮食吃?我们人类大规模吃粮食,甚至全量吃粮食,也不过就是三五千年。人类农业文明虽然有上万年,但早期仍然以采猎为主,粮食只是辅助的食品。随着农业文明全面发展,垦荒量越来越大,森林退的越来越远,采猎资源完全褪去,主食变成粮食。


大家想想,我们的消化系统和营养匹配系统,在亿万年千百万年中,从来没见过粮食这个东西。我们今天突然食入大量的高能量的精食粮食,碳水化合物,它给我们带来严重的问题,比如我说糖尿病,而且由于粮食中含有谷胶,食入以后它会使血液的黏稠度增高。大家知道我们血液黏稠度增高有两个因素,第一吃粮食,第二吃肉。


我现在接着说吃肉。大家想我们虽然在有狩猎有上百万年时间,可是野生动物体内脂肪是非常少的,我们人类能吃肉,今天吃的肉都是人类豢养的动物。把一只野猪你把它解剖开看,它的堆积性脂肪不超过5%,顶多不超过10%。它敢长满身脂肪,胖乎乎,它怎么逃避天敌?所以所有野生动物是很少身上有肥肉的。可是你把野猪变成家养猪,它整天卧在猪圈里等着你喂它,满身长的肥肉,于是你今天吃肉给你百万年前吃肉是绝然不同的局面。脂肪量大增,脂肪导致脂肪酸和甘油吸收入血液,它也增加血液粘稠度。


大家知道,引起血压改变三个要素,第一心脏泵力,第二血容量,我刚才讲胶渗压、晶渗压,第三血液粘稠度。血液黏稠度高,血液流速就会减慢,阻力就会增加。吃粮食的谷胶,吃人类豢养动物的肥肉,脂肪量增加的肉食,导致血液粘稠度增高。大家知道血液黏稠度增高是一个多么大的基础性危害。要知道我们所有血管进行营养交换,不是在大血管里,而是在毛细血管,毛细血管细到眼睛都看不见的程度,必须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到。它是由一层血管细胞围绕的一个具有半通透性的血管,从这个地方氧气、二氧化碳交换,营养和植物废物互相交换。这个它的细度是什么?一回只能穿过一个红细胞。在这么细血压极低的微循环系统中,血液黏稠度增高,将会导致毛细血管整个微循环的速度降低。


大家知道微循环的速度降低,供氧量和供能量立即下降。请大家想想什么叫呼吸?你在肺部的呼吸,最终通过毛细血管才到细胞,造成细胞呼吸,也就是毛细血管把肺部交换的氧气才输送到细胞。


如果毛细血管中血流速度减缓,输送的氧气变少,代谢过来的二氧化碳回不到血管中,在细胞内外积聚。二氧化碳是什么?加水就是碳酸。于是微循环底下的所有组织酸化。


大家注意,现在我们见到大量的文章,讲酸性食品,碱性食品,说吃碱性食品好,酸性食品不好,这都是胡说。因为我们吃的食品在血液中会被一个缓冲系统的化学反应调整为血液PH值7.4左右,它跟食品带来身体酸化没有任何关系。比如比如碳酸氢钠,你吃碱进来它就释放氢,拿酸对抗。你吃酸进来,它就释放个碱基来中和。所以食品酸化、碱化没有道理。但是血液黏稠度增大,造成组织微循环部分,一切组织的营养都在微循环部分,造成二氧化碳不能回流,氧气不够,组织酸化。


大家想想,我们人类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你身体不会腐败?而一死变成尸体,几天以后尸体就腐败,甚至液化。是因为你死亡了以后,心脏停跳了,组织不再把二氧化碳收回,于是整个机体酸化。原来的正常寄居菌立即开始分解细胞组织。我讲到这大家应该听明白。


如果你的食品导致你的血液粘稠度增高,它在某种程度上近似于你的身体尸体化,近似于你的身体酸化。这就是感染病、传染病在文明化以后大规模发生的原因之一。要知道汉萨人即使受外伤,伤口被细菌感染的几率都是非常之低的。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