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大家知道,所有生物都是吃不饱饭的。按照马尔萨斯的人口论,马尔萨斯是一个人口学家和社会学家,拉马克和达尔文都感谢马尔萨斯。为什么?因为马尔萨斯发现了一个现象,他发现人口的增殖数量是几何级数进展,而生产资料的发展,当时他认为是算术级数发展,因此他认为人类的人口问题最终只能靠战争、饥馑和瘟疫来处理。


这个说法它是错的。为什么错?大家读我的《知鱼之乐》上的一篇文章。但是有一个东西确实是生物学上的事实,它引发生物学家包括达尔文的思考,也就是任何生物的生殖潜能远远大于其现实生存量。


什么意思?比如一只鱼摆籽,它可以摆上万个鱼卵上几百万个鱼卵,绝大多数95%以上的鱼卵做了其它鱼的点心,大概只有1%位数的鱼卵发育成鱼,鱼群都是在不断扩大的。我再举个例子,比如单细胞生物一个单细胞,它是放在显微镜下放大400倍,你才能看见。可是如果它20分钟分裂一次,你保证它的能量资源它在72小时仅仅三天,就可以变成一个地球一样大的单细胞集合体。可惜自然界不给它提供这个生存资源,所以你见不到这么多的细菌。


任何生物,它的生殖潜能远远大于自带的现实生存量。它的生殖潜能为什么要大?是因为要适应自然环境的变数,也就是它的生殖能力必须有一个潜在的储备调动量,远大于现实生存量,这个物种才不至于快速灭绝。


大家想想,所有生物的生殖能力远大于现实生存量,要知道人类在古代的时候,妇女一辈子没有避孕技术,一辈子生十个八个孩子是家常便饭,但能活两三个三四个就不错了,能活的顶多1/3。大家想想,生物的现实生存量增殖能力极高。


如果所有的生物都要吃饱饭,它是因为外部资能量资源不够,生物的现实生存量才变得非常之低。如果所有的生物都必须吃饱饭的话,它后代被淘汰的数量就会大大增加。因此大家记住,所有生物都是在吃不饱饭的过程中进化过来的。所以在近代文明以前,人类从来没有过有意长期吃饱饭的经历,这才是正常状态。


这就是为什么你在半饥饿状态甚至饥饿状态下,你的体能和智能通常是最好的状态。你吃饱饭跑不动了,甚至你坐在那想看一本书,智力都会下降。为什么?因为所有的生物它必须有一组基因——生物学家有的把它叫节俭基因,我把它叫节能基因,大家比较容易理解——也就是吃不饱饭的情况下,偶然有一次吃饱饭,它得把这些能够剩余的能量赶紧储存起来,绝不让它浪费。


要知道即使是食物链顶层的生物,比如狮子老虎都经常处在饥饿状态,很少有吃饱饭的机会。因此所有生物原始生物在自然状态下从来吃不完饭,偶然有吃饱饭的机会,它一定有一组基因把它调整为把所有剩余的能量赶紧积攒在体内。我们今天突然吃饱饭了,大家知道吃饱饭是非常可怕的,于是你今天发生一系列问题,肥胖病、富贵病,最可怕的糖尿病。要知道糖尿病的那一组基因,我在这里主要讲二型糖尿病。二型糖尿病的那一组基因其实就是当年的那个节俭基因或者节能基因,它当年维系着生物在生存资源不足情况下的亿万年生存,是一个最基本的有利基因。但是你今天文明化生产能力提高,你突然吃饱饭,你天天吃饱饭,把所有的能量不让浪费,集聚在每一个细胞之中,最后直到把每一个细胞撑死。


这就是为什么糖尿病非常可怕,它的后遗症,它的并发症损害人体所有器官,所有组织。从眼睛视力最后消退、皮肤溃疡、肾功能消退、肝功能损害、心脏脑组织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能够保全,所以糖尿病是非常可怕的。它居然是那个最原始的最基本的最有力的节能基因的一个产物。大家知道在人类原始状态下或者自然状态下,既然所有生物都吃不饱饭,所以在人类文明史上,人类从来是很少吃饱饭的。在那个时代,二型糖尿病几乎是不存在的,人类是没有这个病的。


大家知道今天糖尿病比例有多高?少说百分之十几。有学者统计,现在处在糖尿病前期的人已经达到53%以上,一半人已经是了。我说什么意思,如果你从小每一顿饭吃饱,你在不到20岁的时间里,你已经进入糖尿病前期叫高胰岛素血症,也就是你胰岛细胞分泌胰岛素,你一旦吃饱吃多,它于是就得分泌胰岛素,把这些糖分变成能量,糖原,储存在所有的细胞中。如果你顿顿吃饱饭,年轻的时候,20岁前后,你已经进入高胰岛素血症。


胰岛素过高细胞膜对胰岛素的敏感度降低,糖尿病随后慢慢发生。所以你只要孩子阶段顿顿吃饱饭,你在不足20岁的时候,你已经是二型糖尿病前期病人了。因此我们可以预见,如果这种状态继续进行、继续发展,人类将全部进入糖尿病时代。我在讲什么?我在讲文明进程是自然进程的恶化表达,我在讲自然生理与文明生态的冲突,也就是你文明化的时间非常之短,然而人体的生理反应结构是面对自然产生适应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的基因突变来不及调整对文明生态的适应,由此进一步使你这个最脆弱的有机体病态化显现。


我们再看一个问题,现代医药。请问你见过哪个动物中间有医生?哪只狼变成了医生给其他狼看病?由于人类是一个极端脆弱的有机体,所以在人类文明早期依旧发生。大家想想,任何科技发展,比如吃饱饭,它立即给你带来损害。因为你表面上看它是一件好事情,实质上它违反了你原来的自然适应关系,这就是科技负面作用的一个重大体现的方式。所有的科技是间接对我们人体产生不良反应,比如粮食产量增高,粮食生产技术提高,它并不直接伤害我们身体,它是通过产量增高,你吃饱饭间接损害你的身体。


请想想医学是什么?是科学技术直接尖锐地施加于你的有机体,因此它给你带来的损害更直接、更尖锐、更可厉。而且大家要知道,我前面讲课一再讲人类的文明化进程就是社会的堕落化进程。我举个例子,人类早年是非常诚信的,他用不着耍心机,农民用不着去骗别人,因为我生产的东西我自己食用,我房子我自己盖,布我老婆织,我骗你干啥?可当人类从农业自然经济发展到商品经济,尽管它在结构上是一个利他结构,每一个人是通过为别人生产产品,为别人服务,获得生存条件,但是他的心机复杂化。


商业运作的目的,我之所以给你提供商品,我之所以给你提供服务,是为了换取从你那得来的利益。如果我不给你提供良好的服务,也能得到利益,取巧过程会使我产生优胜效应。因此商业化的利他结构本身却一定造成道德的全面败落,这是不用说的一个过程。


我举一个例子,我上医学院刚一进去,翻一本英语的医学故事小册子,翻开第一篇文章竟然是这样的。


它讲一个老医生,把他的儿子送到医学院去上大学。他儿子医学院快毕业了,有一次暑假回家,看见他父亲正在给一个老妇人看病,这个时候他儿子已经学医学得很成熟了,回头一看这个老妇人的病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病,几剂药下去,这个病就应该根除。可是他父亲把她从一个年轻贵妇人今天看成老妇人这个病还没好,于是他儿子就问他父亲,说这么简单的病,用那个方法早就治好了,你怎么把她治了半辈子,她还是个病人。他父亲讲,我如果早早把她治好,你怎么能活下来?你怎么能上大学?它说明什么?医学服务商业化。


我再举个例子,西方学者他们发现今天医学界的专业杂志、学术杂志,其实早已经被医药商和金融大商人控制,因为他们最有钱,他们也最有欲望控制这些杂志,因为这些杂志会对整个医学界产生重大影响,他们并不直接施加影响。他们是董事会,但是他们有权利遴选学术委员会的领头人,他们遴选的学术委员会或论文评鉴委员会的领头人,是倾向于过度用药和过度治疗的那些学者,也就是那些学者既抱着强烈的进步论,认为越发展越先进,医学搞得越复杂越尖锐越好。他选这样的人作为学术委员会和论文委员会的头,然后组成遴选学术委员会。


于是所有医学杂志,医学科学杂志,它的论文导向是一个方向,就是不断地告诉你用药治疗,介入治疗复杂检查是好的,是有利的这个方向,凡是对这个方向进行批判的文章根本进不了杂志,从而导致整个医学界产生误导。也就是导致所有医生他并不想害人,他真心为你病人好。他实际上却做了一个系统性伤害处理。


这就是为什么在今天西方医学界很多医学研究是一些负面研究,经常进不了那些专业杂志,只好做着自己另行出书发表的原因。


我想说明什么?我想说明自然史是一个衰变进程,人体是一个最脆弱的有机体,而文明进程又是这个自然进程的恶性继承和继续。我们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有了这个基本观念,我们有了这样一个高度上的哲理线索,我们下面才可以讨论其他问题。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