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们今天讲《易经》,《易经》是中国传统文化有符号表征的思想源头。因此《易经》是理解中国传统文化之根的一个思想铺垫。


但是讲《易经》课通常有两种讲法,我们在社会上见到的最普遍的讲法,就是把《易经》讲得极为神秘,讲得极其深奥。这个讲法有助于加固其神秘性,以便产生心理暗示效应和算卦功能。《易经》还有一种讲法,我们在社会上比较少见,就是它不但不去加固它的神秘性,反而竭力去消解它的神秘性,也就是探究《易经》文化的发生学渊源。


我们今天讲课,按第二种讲法讲。因为只有第二种讲法,你才能知道《易经》文化在中国东亚大地上得以发生的根由。


《易经》确实是一个很神秘的远古思想章本。


什么叫“神秘”呢?首先大家要理解一切神秘文化,生活一切神秘现象,其实是由于信息量太低,你无法探究其究竟,才会产生神秘感。


由于人类早年文明初期信息量偏低,所以我们现在回头看,人类原始文化都处于神秘期或者都表达为神秘状态。比如人类早年的文化都是宗教文化,都是神秘文化。人类早年的历史都是神话史,或者表达在神话传说之中。


我再举个例子,比如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比如今天的朝鲜,被西方称为神秘国度,它之所以神秘,是由于它对外释放的信息量极低,故而产生神秘感。所以请大家记住任何神秘现象是由于信息量偏低而产生的一种疑惑现象。


这种东西叫做神秘。也就是说对神秘的态度可能导出两种结果,一则是对由此引发的神学或玄学之崇信。另一个结果便是引起对此类无知的好奇,疑思与深究,即引动无知革命。


前者止于浅层应用和思想僵化,造成信主或信命文化,后者纵深于本原探问和底层认知,造就哲科与理性思绪。因此我们今天讲《易经》,回归理性探究,追寻原始《易经》神秘文化的发生学渊源。


请大家注意,由于这个讲法跟普通《易经》的一般讲法大相径庭,别有意趣。因此我希望大家按照我今天讲课的方式,理解《易经》,因此我今天讲课的重点绝不在算卦。


《易经》是一部天书,所谓天书就是看不懂的书,但《易经》是一部天书不是由于它过于高深,恰恰是由于它过于幼稚所致。什么意思呢?


要知道《易经》是发生在东亚地区的前文字符号系统,也就是在中国三千三百年前,甲金文都没有发生以前,最早最原始的非文字符号系统。要知道我们今天的人类整个思想体系和文化建构全部基于文字符号。我在前面讲课讲过,只有文字符号的发生,才能引导和建构思想的伸展。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语言是思想的符号,文字是语言的符号,而人类的思想是在符号系统上运行的。


因此我们今天看一个前文字符号,我们的思想跟它完全无法对接,这就导致《易经》文化变得极难理解。而前文字符号是比文字更幼稚、更简单、更原始的符号,它所承载的信息量一定要比文字系统小得太多,因此它绝不是由于过于高深而难以理解,而恰恰是由于它割断了我们的文字桥梁,使得我们和它的意境难以沟通,由此造成《易经》变成天书,变成被今人看来格外深奥而无法探究的一个底层的原因。


大家知道我第一节课讲文字和思想的关系,以及符号系统对东西方思想的影响,我请大家再进一步理解这件事情。


要知道文字本身一旦发生,它构成思想的基础和思想运行的脉络。可是文字本身是有自己的内在规律的,也就是说文字并不直接就是思想。文字作为一个自发系统,它在运行的过程中,也会按照它自己的内在结构要求而有所伸展和蔓延,从而构成文字对思想的反作用力。


请大家听懂这一段,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哲学经历了三个阶段。我在讲西哲课的时候讲过,第一叫本体论阶段,也就是直接追问外部世界的本原。


第二叫认识论阶段,也就是当追问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意识到你所追问的世界都是你精神统摄内的世界。因此如果你不知道你的精神和感知怎样运作,你就没有资格追问外部世界。于是西方哲学从本体论转进到认识论。


当代第三期哲学在西方发生了一个重大转向,叫语义论转向,或者叫语言论转向。也就是西方哲人发现,当你追问感知和精神以及思想是什么的时候,你发现人类的思想和文化都是运行在文字符号上的,而文字符号是有自己的内在规律和内在规定的,于是转向对语言和语义本身的追究,成为追究思想运行脉络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这就是西方哲学第二次转向进入第三期所谓语义论转向的原因。


我讲这一段话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当今的思想和文化全是在文字符号上运行的。当我们面对一个不在现代或者不在人类文字符号上运行的原始思想系统的时候,它架构不清、内涵不明,由此产生神秘感和深奥感。


请大家理解我这段话的意思。它再一度说明《易经》不是因为太过高深而难以理解,而是由于太过幼稚而难于理解。因为我们今天的人类文明已经进入中年期。大家知道整个地球上的现代智人是在东非同时发生的。他们的文化分化是由于迁徙到不同地理物候条件之下,在原始时代对生存环境的影响造成的这种分野。


人类作为现代智人,他的总体智力水平其实差异甚小。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五千五百年前发生,古巴比伦的楔形文字或者类似于象形文字的符号系统四千年前发生。


中国在三千三百年前,甲骨文没有发生以前,中国人的思想水平或者智力生物发育水平和环地中海地区相近,但它没有符号系统,却面对的是同样的世界,是以同样的智力覆盖这个世界,于是逼迫着它在文字符号无法发生以前就出现了一批前文字符号系统。


这个前文字符号系统发生的时间,我们现在估计至少比甲金文要早上千年之久,也就是可以和古埃及、古巴比伦地区四五千年前的那个发生文字符号的时间对接,这就是《易经》符号系统的来源以及得以发生的原因。


《易经》由于它是中国最底层的一个非文字符号系统上架构的最原始的思脉承载体,而我在前面讲课一再讲过,越原始越低级的东西,越具有奠基性、决定性。因此《易经》文化就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最底层。因此它对中国后续整个传统文化系统造成重大影响。


因此我们今天开《易经》课,我们的目的不在于仅仅讲《易经》,而讲人类思想史的发端,人类思想史发端的时候面对的是怎样的生存问题,这些原始思想和原始生存格局的对应关系。请大家牢牢记住。我一再讲人类的任何文化都只不过是生存维护体系,都只不过是跟人类当时生存形式相匹配的精神覆盖体系。


如果你要想理解《易经》,你就必须知道它对当年上古原始人类,对他们当年的生存具有怎样的维护效应。听懂这一点,你才能理解真正意义上的《易经》文化。这就是我们这一节课,重点不放在算卦上,而放在易经文化得以发生的渊源上的原因。


而且我们站在今天大信息量时代解读《易经》,我们会发现《易经》的后来的算卦系统其实表现出它的幼稚性。因此如果我今天稍微涉及一些算卦内容,你在听起来的感觉上,像是我在否定它,甚至是在嘲弄它。可我再想说一遍,我讲课是中性的,没有好与坏的评价,只有所以然的探究。


因此当我对算卦做另外形式的表述的时候,我不含有否定和嘲讥的含义。我只是想说明一个低信息量的符号思想系统,在信息量逐步增大的时候,它会处于怎样尴尬的境地?再则我还想声明一点,人类今天进入科学时代,可我在西哲课上讲得很清楚,科学绝不是真理,它只不过是大信息量时代,建构思想模型的一个基本范式。我再强调一点,科学绝不是真理。而且科学今天也并没有穷尽世界上的知识总量。


因此当我今天讲课的时候,当我今天评论算卦文化的时候,我并不排除算卦文化和《易经》文化中所可能包含的其他解释,也就是我并不否定或者并不抵触《易经》算卦神秘文化的全部内涵。


我今天讲解《易经》并不表明我把《易经》文化全部解释完毕。我说这段话的意思是:我给算卦和信仰留出余地。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