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们下面看宋代以来的政治格局。


第一,宋代城市已由行政中心改趋工商中心,大家注意“城市”这个词汇,“城”和“市”是两个概念。中国的城市是先有“城”后有“市”,就是先是一个行政中心,由于它是一个行政中心,大家向这个地方集中,人口密度变高,于是商业交换也都在这个地方开始随后发生。所以叫先有“城”后有“市”。


但是西方的城市是先有“市”后有“城”,它是先有人在那个地方发生商品交换,人口密度增高,然后逐步建立成一个城市。中国在宋代的时候,洛阳人口达五十万以上,它的首都汴京也就是今天的开封。有学者根据史料考察,人口在百万左右,要知道那个时候世界各地五万人的大城市都是很少见,可见中国当年宋代的时候,它的城市化和工商业化到何等程度,城市的规模,农业文明根本养不起,只有工商业文明才会导致规模化的城市出现。


但是我再说一遍,中国先有“城”后有“市”,因此它的工商业格局其实是非典型的。


我们再看宋代的时候,文官政治、科举制度抑制军国的局面全面发生。大家知道宋太祖赵匡胤他获得政权是因为黄袍加身,被他的将军们拥戴,坐上皇位的。因此赵匡胤建朝以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杯酒释兵权”,把所有将军的兵全都消掉,然后把军队掌握在中央手里。


不仅如此,他采取的基本国策叫重文抑武,也就是重视文官压抑武官。于是就造成宋代有一百二十万以上的常备军,却由于兵无常帅,帅无常兵,也就是将帅不断地调换,导致将帅和军队之间隔膜,导致世界上最大的常备军却不断打败仗。


大家知道宋代它面临的北部压力极高,金、辽、西夏、蒙古,但它却因此它具有世界最大的常备军,却总是打败,最终北宋消灭退到南宋,最终南宋又被蒙古消灭。


但是大家要知道,由于赵匡胤的这个做法,中国当年就进入文官政治。要知道人类文官政治是现代政治的一个重要标志。大家知道西方所有国家的国防部长全都是文人担任,而不会在将军里选取。文官政治是现代政治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宋代就已经进入这个状态,而且科举制度极为成熟。


但是大家要注意,你比如我前面一再讲侧枝盲端,就是一个东西发展到极为成熟的状态的时候,它却会丧失前途。比如科举制度,中国的科举制度早在上千年前就已经步入成熟,它相当于今天的公务员考试制度。


我在前面讲课讲过,我说法国建立这个制度都在法国大革命以后才逐步建立,只不过是近代两百年内的事情。但是中国的科举制度却消灭了中国的贵族这个阶层,它使得社会上普通民众可以通过考试进入社会上流,管理社会,于是贵族阶层被消灭。


而英国和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的一个重要力量来源,就是大庄园贵族制,也就是贵族对王权形成牵制。大家想想,英国早在1215年出现大宪章运动,也就是贵族和封建主团结起来跟英王签一纸协议,第一次出现“王在法下”的局面。


贵族对王权的牵制,使得王权和国家的力量不至于过于极端,压制民间力量。这是资产阶级第三等级能够抬头的重要因素。所以我在这里讲,宋代发展到那个极致,发展到极早的文官政治的成熟,反而成为中国后来社会发育的一个障碍。


大家再看,第三,意识形态现代化。到宋代,中国社会既没有神学压抑,而西方这个时候还在黑暗的中世纪,完全神性压抑人性。中国自古无神论,没有神这个东西压抑,然后政权又温和化、文官化。


于是中国民间意识形态宋词文化全部世俗化。而西方这个时候一切文化都是对神的歌颂,叫“颂圣”。于是中国世风出现以人伦人欲为天理的格局,所以它的整个社会文化表达得极为现代化。但是它却出现了一个现象,我把它叫“朱熹现象”。朱熹儒家学说重新抬头,开始整顿民间儒家学说散乱的局面,这个散乱反而造成中国儒家更僵硬化、更极端的表达,在朱熹那里叫“存天理,灭人欲。”


朱熹能够出现表明什么?表明中国传统已经进入工商业文明前期的基础和底子,却居然是农业文明的整个架构和思想文化,这导致朱熹能够强势复辟,朱熹文化再次压灭中国文化挺进的前途。


大家注意,近代在中世纪过后,也就是在中世纪前后,我们会发现西方和中国出现了两个背反运动,西方文艺复兴找回古希腊,结束黑暗中世纪开始勃兴。中国在南宋时代,朱熹也找回中国古文化,结果中国现代化的萌芽被掐断。


我讲这一点在说明什么?我想大家要注意,前存参考系的分量。


就是你人类过去的那个文化,对你后来的影响,你都无法想象它是何其之巨大。西方有一个前存已经丢失的文化种子,古希腊文化,它把这个文化找回来,居然打散整个中世纪的黑暗,迎来现代的勃兴。中国也把自己的古文化找回来,居然把中国宋代出现的现代工商业文明萌芽全面阻断。


我讲这一点,我并不是在批评中国文化,请注意我潜含另一个含义。如果人类今天或者将来,他能够在更大尺度上解读天人合一,中国早年的这些文化种子如果能被找回来,它也预示着中国文化又多了一个在侧枝上不走向盲端的思路启发点。


我们再看宋代的经济格局,宋代的经济形态趋向于商业化和货币化。大家要知道在宋代出现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世界上第一个纸币叫交子,发生在中国。我在讲孔子课的时候讲过,人类早年是物物交换,货币这个东西不是任何人设计的,而是物物交换没有办法进行。如果物物交换很简单,我只拿粮食换你的织布,没有第三样商品,货币永远不会发生。如果物物交换,种类分化得极多,成百上千种商品出现,你拿物交换总是互相不能对足自己的满足,不能对足个人的需求。


货币会自然发生。货币发生到一定程度,它作为一般等价物,它本身的价值刚开始非常重要,以后它变得不重要了,它只是一个价值符号,把这个价值符号抽出来流转,这是商品经济和货币经济高度发达才会出现的东西。


纸币没有任何价值,不像早期的黄金、白银、贝壳、青铜,它本身有价值,纸币只是个价值符号,它居然能够交换万物。这个东西是在商品经济极为发达的时代才会出现,而我们今天符号的有形都消失了,叫电子货币。我们今天连纸币都不需要了,它标志着商品经济更猖狂的发育。


中国在宋代出现世界上第一枚纸币,它说明中国宋代当年商品交换的频度和商品经济发达到何等程度。我讲到这,大家一定会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没有顺势走向资本主义时代?


我们今天讨论的全都是这个话题。我在这里想展现的是,中国在世界上出现了最早最成熟的商品经济的某些元素,可是它却根本没有进入工商业文明,反而一路走向衰败。为什么?因为它的整个社会架构和文化建构,在农业文明体系上,我只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工商业文明对税收是非常敏感的,因为工商业制造的利润率是非常微薄的。


工商业是靠利润维持的,它不像农业,农业我不管有没有利润,我不关心产出是我自己消费,我只要能产出粮食,我投入多大成本我都可以不计算。工商业不行,商品制造出来是为了交换,成本不能控制,利润率不能控制,工商业文明就无法进行。因此农业文明对税收不敏感,国家乱收税收,人民当时是没有感觉的,直到发生灾荒,人民饿肚子才会造反。所以农业文明税收问题,政府自己随便操作,农民是没有感觉的,或者有感觉也不会很敏感。


可工商业文明不行。


我举例子,比如大家知道世界上最早发生资本主义共和国的不是英国,是荷兰。荷兰1609年建立资本主义世界上第一个资本主义共和国,它在这一段时间以前被西班牙统治五十多年,荷兰人安之若素。由于西班牙后来要跟世界列强争夺世界霸权打仗,于是经济力量不够,开始增加征税,向它的统治国、附属国荷兰征税,荷兰爆发起义,把西班牙赶走,建立第一个资本主义共和国。


大家再想美国,美国当年十三州是英国殖民地,美国是英国的移民,美国人承认英王是它的君主。美国人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独立,它为什么发生独立战争?是因为英国后来参加欧洲战争,经费不够,开始向美国十三州殖民地征税,其实英国很公平,它当年向美国十三州征税的时候,在本国英伦三岛也加税。


可美国人因为这件事情不干了,于是独立战争爆发。我讲这个是想说明什么?想说明工商业文明在利润上的敏感性。可你在中国即使在商业社会出现纸币的时候,你都看不到这种“无代议,不交税”的格局出现。


大家知道资本主义社会有一个最重要的规定,就是我所选出的代表如果没有在议会里参与税收的讨论,我就不纳税。纳税不是王权,不是政府的权力,是我的权力。我通过议员表达我的权力,协商出来的那个税收我才缴纳,这叫“无代议,不纳税”。中国何曾有过这个东西?


宋代交子出现,但是税收的问题没有任何敏感性可言。它说明什么?中国社会整体资本主义或者商品经济架构,其实只是突出了一点点额外的闪光,它的整个系统根本没有达成。


我们再看产业状态,表面上看中国的产业状态,我如果抽取个别数据,你会非常吃惊。大家看,早在宋代1078年左右,宋朝的钢产量竟然高达12.5万吨/年。12.5万吨,你今天听起来很小,我换一个数字,大家听听。


1788年第一次产业革命,也就是据宋代的这个时候往后将近七百年,英国的年钢产量只有7.6万吨,比中国七百年前宋代钢产量只是一半多一点,可见中国当年的生产能力何其之强。而且在宋代甚至宋代以前中国已经出现集约化大生产,最大的工厂居然达八千人之众,像矿业、丝织、陶瓷、造纸、航海、造船,这些行业都是巨大的产业集团,看起来非常像大生产格局。


可是它的所有产业都是官办为主,民间工商业受到压制,也就是它仍然是农业体制下展露的工商业萌芽。农业体制下的生产,商品生产其实不构成市场塑造的力量。结果导致中国表现出产业集团性最大的局面,其实根本和资本主义时代相距甚远。


我举个例子,大家知道1640年以后,英国进入资本主义时代,英国政府跟民间商业和民间工业的关系是什么?它不是主导者,它反而只是边缘参与者。英王居然要跟当时社会上效益最好的企业想办法去参人家一点股。


我再举个例子,荷兰和印度,大家知道它们成立东印度公司,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在现在的印度尼西亚叫荷属东印度公司。所以你在近代史上,只要看见荷属东印度公司,你就要知道在印度尼西亚不在印度。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在印度,什么是“东印度公司”?就是荷兰和英国的民间资本构成的资本形成的公司,远征上万公里来到东方,在印度尼西亚和印度建立大公司,它们是有成立军队的权力的,它们居然是可以有外交权的,这都是政府权力它哪来的?


是荷兰政府和英国政府把自己的国家政府权力换算成股份给印度公司,然后在里面获取利润。这就是为什么东印度公司居然有军队、有外交权的原因。它说明什么?也就是民间资本的力量强大到这样的程度,政府只能边缘性的参与它。


而中国的工商业从宋代到现在,政府是主体,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到现在都没有进入典型的工商业文明。注意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批评的含义。我说过一个东西发展得太完善,反而会走入死胡同。所以我不知道中国现在不进入典型资本主义,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我没有这个评价,我也不知道它将来的发展前途是什么。


我只是告诉大家,你要想理解宋代的经济格局,你会发现它本质上离真正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构型相距甚远,尽管它表面上非常灿烂。


我们再看第三条,宋代的海洋活动和对外贸易兴起。大家知道北宋丢失以后,整个南宋龟缩在长江以南,这个时候政府财政收入极低。于是南宋政府鼓励远洋贸易,以至于中国在沿海地区建立了九个对外的港口,北边一直到青岛叫板桥,中间到上海,当时叫华亭,下面一直到泉州,到海南岛,建立九大外贸港口,展开海洋活动。


这个蓝色文明的开端在中国宋代就出现,到什么程度?当时国家政府财政收入的20%来自于海洋贸易,可是它却在明代戛然而止。它说明什么?大家看一下它们的操作。到近代十五世纪前后,我举一个例子,葡萄牙。大家知道葡萄牙是最早蓝色文明的开发者,葡萄牙在十五世纪前后出现一个人物,叫恩里克王子,他是国王的孩子,没有继承王位,这个王子居然以半官方名义办了一个海洋学校,组织民间和官方各种力量,开发海洋文明,探索整个非洲西海岸。


因为当年奥斯曼帝国阻断了整个欧洲和亚洲的这个贸易通道。于是欧洲人当时有大量的香料贸易要从东方获得,于是他们就得找建在海洋上走到东方的通道。要知道那个时候远洋是非常危险的。于是恩里克王子组织国国家和社会力量,成立海洋学校,建立远洋船队,不断探索顺着非洲西海岸,最终到好望角,然后进入印度洋,到达东方。这一个探索活动居然是半官方的一个资助过程,然后集中民间所有力量进行探索。大家想想,它跟民间散乱的宋代海洋贸易是一个多么大的差距。


所以我们就会看到中国的这个海洋贸易虽然发生得极早,远比西方要来得早,但是它却不能兴起。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哥伦布发现新大陆,1498年,他是怎样进行的?他是找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女王,跟他达成协约,女王资助他,然后女王跟他签一纸合约,说如果你到达印度,她的目的是到印度,获得财富,你可以享有哪些政治权力和财富分成。它是用这样一种方式开发远洋的。而中国官方总体上只取其中的税利,绝不参与。即使后来参与情况更糟糕,那就是郑和下西洋完全带着官方目的,根本没有自由市场的要素。


因此中国宋代表达的工商业文明的所有表面现象,跟西方近代工商业文明的现象上重叠,实质上背离极远。我在这里再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日本完全是一个东方国家,它明治维新以后,大家看一下它在工商业文明上的操作。日本明治维新政府,它在文化上提出的口号是“脱亚入欧”,是完全抛弃旧文化,抛弃中国传统文化。它在政治上的操作,是明治政府官方强迫各级官员乃至民间学习西方,强迫到这样的程度,所有官员必须把自己的老婆和成年女儿带上去跳交谊舞,就连这样的事情它都要管。


它允许并且鼓励民间资本茂盛发展。它不但不是去侵夺它、压抑它,反而是资助它。政府对最好的民间企业给予资金奖励。三菱、三井公司就是在那个时代,突发而起,成为大财团的。它其中有一个官员叫涩泽荣一,他原来是政府官员,辞官办企业,居然达五百多家企业,而且办银行,成为日本最早银行业的发起者。


而中国直到现在,官商一体,官方控制主要资源,民间资本如果真想做大,绝不可能不跟官方勾结,官方把握着绝大多数资源,所以导致中国的民间经济处在一种很尴尬的局面上。


我再说一遍,我不含好与坏的评价,我不知道这个发展前景是什么。我只想说明中国的工商业文明的发育何其困难。


它在宋代,在中国农商文明最早替换的时代,它会出现一种很奇怪的变态,你就可以理解,它的渊源是它的社会基层架构和整个文化架构根本没有真正发生转折。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