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下面稍微谈一下另一个话题。大家知道上个世纪西方数学界出现了一门学问叫博弈论,这是一个纯数学的学科。


我一说纯数学,大家就应该想到它是一个精密逻辑产物。博弈论讲什么?讲在一组局中人中间,局中人可以采取行动,并且可以得到盈利的策略关系。它居然是拿数学计算的,它绝不用古代的预测学或具象类比的粗糙方式处理问题,结果达到极高的学术水准,成为今天数学界的一个重大学科,成为今天人类学术的一个重要手段和方法。它在相当大程度上能够精确地作出决策预判和决策分析。


我在这里稍微做一点举例,比如智猪博弈,它设一个局,说这有两头猪,一大一小,这边有一个踏板,猪只要压了踏板,在相反方向上的这个猪的食槽里就会落下十个单位的食料。这大猪小猪会怎么行为呢?如果设定不管大猪和小猪踩这个踏板,要消耗两个单位食物量的能量,也就是得一个负二值。


如果大猪小猪都去踩这个踏板,然后跑到对面去吃食,由于大猪动作快,它能吃到八个食物单位,而小猪只能吃到两个食物单位。大猪的净收益就是六个食物单位,小猪的净收益等于零,因为它踩板时候消耗了两个食物单位的能量。如果只是大猪去踩踏板,小猪守在食槽边上吃食,大猪反回来吃食,大猪会吃六个,小猪会吃四个。小猪大猪的净收益都是四个食物单位。


如果小猪去踏踏板,大猪守在食槽边,那么小猪回来,大猪把十个食物单位全吃完了,小猪的收益是负二,大猪的收益是十。


在这样一个对局中,小猪一定采取不去踏板守在食槽边的策略,而大猪只好去踏,因为大猪不踏收益是零,大猪去踏还得四个收益,所以小猪大猪一定采取大猪去踏小猪不踏的博弈平衡,在数学上叫“纳什均衡”。纳什这个人是美国上个世纪一个著名的数学家。所谓“纳什均衡”就是指局中每个参与者所采取的策略,相对而言都是最优反应。


要知道任何生物它在一个博弈群体中都一定选取自己最优势的决策,在经验过程中一定对撞出这个结果。这种博弈决策计算,我这里是形象的讲,而不是数学的讲。它是拿数学精算的,他可以给所有弱势者一个提示,就是处在弱势地位的人,比如你是一个小企业,你就不要去做广告,你就不要去创新。因为你做广告等于帮着大企业做广告,你创新大企业立即追随,你做小猪不踏板的策略肯定对你是最佳策略。而大企业必须做广告,必须创新,否则它一定快速灭亡。这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博弈关系。


大家要知道这种博弈论精算,在非常多的事情上具有极高的解释力。我比例子,恋爱博弈。大家知道人类的恋爱是非常复杂的,男女之间不停地较量,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复杂的博弈?是因为高等动物就有两性博弈。我前面讲过,生物有机体,只不过是基因播散的运载体积,鸡只不过是缔造更多鸡蛋的工具。所以任何生物它的有机体是不断死亡被抛弃的,而基因永垂不朽。那么任何看起来没有智力的生物群体,它的两性之间一定是博弈状态。


因为越高等的生物育后难度越高,所以中高等生物两性博弈非常激烈,为什么?因为雌性动物必须哺育后代,甚至怀孕都在它体内,哺乳也由它进行,父亲没法取代。因此育后的负担天然转嫁在雌性身上。于是在动物界两性博弈就变得非常复杂。


生物学家研究发现,两性之中必然分化出这样的四种类型:雌性生物大多表达为矜持高傲型,也就是让雄性动物不断地追求的。上刀山,下火海,轻易绝不嫁给你。干什么?它必须筛选出忠贞不渝型的雄性。因为只有筛选出这样的雄性,它才能保证雄性会协助它哺育后代。


但是在雌性群体中一定有一个少量的放荡淫乱型雌性。它们碰见雄性就乱交,一时间生出的孩子极多比矜持高傲型播散基因的效果更强。所以一时间放荡淫乱型磁性会暂时居于优势,但由于跟它来往的雄性都是随后就跑掉,所以它育后难度居高,育后成活率下降。


在这个博弈中自然会使矜持高傲型上升。大家设想,由于雄性不用管哺育后代的事情,所以雄性最得势的一定是薄情寡义型。就是走到哪碰见雌性,就跟它交配,然后甩屁股就走。它最容易把自己的基因播散,但是由于它不协助雌性哺育后代,因此雌性中的矜持高傲型会增加,而它又没有耐心保持对雌性的持久追求,最终导致婚配失败,而最终占优势的仍然是雄性的忠贞不渝型。


生物学家竟然可以做出精确的计算,发现各种不同动物雌性中矜持高傲型占多大比例,放荡淫乱型占多少比例,男性忠贞不渝型占多大比例,薄情寡义型占多大比例。


比如人类雌性中矜持高傲性占80%多以上。放荡淫乱型超不过百分之十几。说起来,放荡淫乱型最招男人喜欢,可为什么男人总是对这种女人鄙视?就是因为这个生物传统造成的。


而雄性中薄情寡义型大约占百分之三四十。忠贞不渝型大约占百分之五六十,这都是可以精确计算的。


我再举例子,在任何一个生物群体中,同种生物中一定分化出鹰派和鸽派,也就是强势生物个体和弱势生物个体。我们一般人会想强势者也就是鹰派一定获得更大的收益。刚开始一定是这样,但是大家要知道,鹰派随之就会遭遇同是鹰派的竞争,而鸽派由于它没有强烈反应,永远不遭遇鹰派,它见到鹰派就躲避,而鹰派之间会竞争格斗,最终导致鹰派反而获得损伤,收益转化为负值。


在这个博弈过程中,任何同种生物,包括人类在内,它的鹰派一定占20%左右,鸽派一定总体上占80%左右,形成二八格局。这种东西可以精确预测,而且它告诫弱势者千万不要去竞争。它也同时告诉强势者,你最终的预期收益跟鸽派相同,会达成纳什均衡。


因此强壮者、强势者,你想躲避竞争都躲避不了。弱势者、鸽派你最好不要参与激烈的强势竞争。这是恰当的博弈策略。尽管强势者最终赢者通吃,请记住。它在采取强势鹰派策略的时候,它的预期收益其实和鸽派均等。


我在讲什么?大家要知道研究这些问题,数据变量可以随时调整,最终做出数学般的精确预测,这叫博弈论。我想说的是什么?博弈论是发生在上个世纪西方数学界的一门学科,它所讨论的预测和策略学达到精密逻辑水准,它跟人类古代不管是西方的算命星象,还是中国的占卜《易经》所达成的精密效果完全不同,它是人类使用哲科精密逻辑体系所必然带出的产物。


它发生在二十世纪,是由于人类进入信息时代,用原始的预测方式无效,于是精密逻辑必然引出博弈论数学体系,成为今天世界学术的一个研究前端的一个工具。请大家记住,西方自古也有星象算命这些东西,但它基本不登大雅之堂。因为西方工商业文明无法用这些原始的低信息量的决策工具来应用,所以它跟中国形成截然不同的格局。中国直到中古时代,文人士大夫都是会研究《易经》的。


大家到中国的寺庙里,你会看到算命的抽签的,你在西方的教堂里绝对见不到这些东西。因为在工商业文明的主流文化中,这些东西无法登上大雅之堂,它标志着随着人类信息量的增加,你的文化形态,你思想整顿信息量的模型必须跟进。


你用原始低信息量的思想模型处理问题,会与时代不相匹配,会给你造成某种行为决策的损害。因此如果你要面对复杂问题的决策,也就是大信息量的决策,请你千万记住,请运用致密的精密逻辑体系进行决策判断,它才是跟这个时代相匹配的行为决策系统。


我这里没有褒贬之别,我只是告诉大家,人类文化随人类文明阶段、随人类生存格局和生存形势而变迁,随信息量的增加而变化。一种文化处在压抑状态之下,不随时代而变迁,一定是这个文化跟当时的生存结构相匹配。


大家知道,中国的易经文化在中国持续数千年,是因为中国的生存结构一直停留在农业文明阶段,直到1840年以后,中国的农业文明才被打破,中国才逐步步入工商业文明。因此中国的农业文明文化体系一直完好保留。可你今天要知道,中国正在进入剧烈的更激进的工商业转型,它需要相应的剧烈的文化转型。请大家深切理解这一点。


我们最后做这节课的小结,请大家听懂我这节课,我首先揭示了《易经》文化的发生学原理,并高度肯定其原始生存文化效应。


我接着讲明它是中国广义哲学思想的源头,有力地影响了中国儒道两家的道论之伸展。所以你如果听懂我的课,你首先要听明白我对《易经》历史合理性的首肯。同时我告诫大家,中国的易经文化和中国的儒家文化一样,是典型农业文明的文化体系,是低信息量时代的一个决策手段和模型。因此在今天进入工商业文明的时候,它会显得相对幼稚而不匹配。


中国的文化介乎于前神学时代,前神学文化与哲学思辨文化的非典型接续形态,就是《易经》的一个基本特点。今天我们激烈地进入工商业文明,进入信息量超大的时代,原本的那个低信息量处理工具思想方法相对过时,它是非常正常的。人类的文明进程不是人类选择的结果。


如果这句话成立,那么人类的文化进程也由不得人类选择。我并不讲哲科文化就好,中国传统文化就不好,我没有褒贬之意。我只想说明,不必讨论好坏,请理解你的文化形态,不由你选择。它是一个历史进程的非选择产物。你只有把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现实的历史的文化生存形式相匹配,你才能具备基本的文化适应性。


总而言之,我提醒大家听懂我在讲什么?软态文化属性与硬态文明结构必趋匹配格局,人类的一切文化一定就是生存体系本身,就是生存形势流变的匹配性体系。请深刻的理解这一点,你才能理解一切人类文化的本质。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