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们下面简单看一下西医发展史。我用最简单的方式做一个提纲。


大家知道古埃及人就做木乃伊,也就是人死了以后,把尸体保留,把尸体干燥化,防腐化,长期保留,因为那个时候认为灵魂是轮回的,保留尸体生命就还可以再返回。要做木乃伊是要把内脏全部掏掉的。既然有这样一个操作,按道理古埃及人解剖学知识应该非常之大。可是我们在古埃及文献中没有见到解剖学的任何研究进展。


那么中国包括古希腊古罗马,那个时代的原始医学,我前面讲过都是自然疗法,都是中草药,都是草药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因此它的治疗方式是非常接近的。在远古时代,希波克拉底就可以做颅骨开颅手术和骨折牵引手术,但传说华佗甚至发明了麻沸散也已经能够做一些外科手术。


到盖伦,我前面提过的古罗马医学,它实际上仍然还跟中医是一个对齐状态,只不过它在理论上有了更多的追究。比如它专门用近似科学的方式讨论血液循环,它已经发现人肠道中所有的营养是通过肠道血管收集为门静脉进入肝脏,从而意识到肠道血液携带营养进入肝脏,肝脏是一个人体化工厂这些东西。盖伦甚至发现心脏间隔缺损,但是他解释不了血液是怎么回事。他认为血液从肠道出来,经过肝脏最终弥散消失了。


直到17世纪,跟哥白尼那个时代差不多的时候,西方出现一个人物叫威廉·哈维,号称医学界的哥白尼。他第一次研究血液循环。


大家注意,这个时间非常迟了,我在这里想说明中医直到中世纪,中国的中医还比西医要高明得多。当时西方医学能处理的病是非常少的,而且处理的方式是非常荒唐的。比如大小病来了都是放血,认为是血中毒了,大家知道华盛顿是怎么死的吗?得了一个小病医生放血,没完没了的放,结果大失血把华盛顿整死了。这就是当年的西医水平极差。而中世纪时候的中医已经是一个完善的治疗体系。所以直到17世纪哈维出现以前,西医的水平一点都不比中医高。


哈维第一次研究血液循环,写了一本名着叫《心血运动论》。其实在达芬奇他就已经发现心脏有四个腔,两个心房,两个心室,它们之间有一种运动协调关系。哈维最后研究发现,血液是从心脏泵出进入动脉,然后在组织里消失,然后莫名其妙的又从静脉返回,毛细血管当年看不到。


哈维在逻辑上推导,请注意这种纯逻辑模型的方式叫科学。哈威认为在逻辑上讲,动脉血液消失之处必是一个返回静脉的血液新源头。血液是以心脏为泵进行的一个封闭循环系统。


这个循环系统分为两个循环贯通,大循环和肺循环。只是他当时找不见证据,那个时候显微镜没有看不见毛细血管,他立下这个东西。哈维死后四年,显微镜出现,毛细血管找到,哈维学说得到确证。这个时候人体生理学和医学才开始奠定在医学科学基础之上。


然后1816年发明听诊器,1846年发明乙醚麻醉剂。1856年巴斯德发现致病微生物,并首次发明疫苗。1895年伦琴发现X光,此后化学药物层出不穷。直到1928年,弗莱明发现青霉素,现代医学直到最近二三百年才开始逐步推行出来成为一个成熟体系。


我把中西医的这个发展脉络给大家做一个交代。今天文明病大规模调动,于是医疗方式、医药方式也就全面的变型。我把它总结为如下状态,叫诊断精细化已与文明态的病种递增相适应。


大家知道古代的病,我前面讲过只有非常少的几种疾病,今天诊断变得非常复杂,是因为文明调动了大量潜在的进化病显发,疾病暴烈化显发。疾病数量从单位数变成上万这样的数字,五位数。于是你的诊断当然得精细化,再则治疗综合化与疾病肝的干预增多相适应。因为都是烈性病,都是古代不会发生的疾病,你用一般温和的方式根本无法治疗。于是各种化学药物放射治疗,手术治疗,层层介入和叠加,治疗综合化。但任何这种治疗全都是有损伤的。


化学药物会引起化学药物中毒,手术治疗会带入介入性损伤,而且常常治一病引出后面十个病。


比如你得甲亢。他怎么治?他把你的一块甲状腺切掉,或者给一点放射性碘,把你一部分甲状腺组织破坏掉,但随之引来原有的甲状腺素分泌平衡失调,引出一大堆疾病。西医就是这种治疗方式,所以它的疾病治疗综合化会带出一系列你在治疗时根本无法预判的后果。


药品化学化已与病情发展的猛烈化相适应,现代药物都是化学合成剂,自然界根本没有这些化学东西,你的生理对它根本没有适应性。这些药物一方面帮你治疗疾病,但另一方面有力地摧残你的生理系统。你急于治病,根本顾不及它对你的潜在损伤。治疗过程同时就是损伤过程和下一期疾病的铺垫过程。观念无菌化已与手术下的人体开放相适应。


我们今天手术外科治疗不断开颅、开胸、开腹,这都是密闭腔,细菌外物绝不能进入。一旦做这些手术,对外开放,马上引起各种疾病感染,细菌感染,因此你只好用无菌观念来处理,变成一个非常复杂的操作系统,抗菌广谱化已与耐药菌的复合感染相适应。


我们今天用抗菌素越用把细菌培养得越快,细菌对药物的耐受性越来越高,原有的抗菌素逐步失效,于是你得用越来越烈性抗菌谱系越来越宽的抗菌素不断地加固。于是人类缔造抗菌素和细菌变异耐受抗菌素,两者又开始展开新一轮军备竞赛,人类最终必然失败。因为细菌的变异速度极高,而人类今天已经快把抗菌素的这些名堂搜罗完了。


消毒扩大化已与脆弱化的人工生态相适应,我们今天处处消毒,我们吃的大量成品食品中都含有防腐剂,这些东西都是毒药,可你今天能没有吗?古人怎么吃饭?地头上种的东西摘回去就吃,所以他绝不贮藏,绝不长途运输,根本不需要冰箱。可是今天你吃的东西,几千公里以外的东西,它要长途运输,经过批发,再经过零售,一系列的时间和距离,你从来吃不到新鲜食品。所以食品全部得经过化学处理,得经过防腐处理,得经过消毒处理,这使得你今天的食品中含有大量毒素,但你一点都没有办法逃避它。


药物日常化,我们今天吃药跟吃饭一样,根本就缺不了。


我举一个例子,我们今天一方面营养过度,因为我们今天食品的营养富集度极高,比如小麦、大米、粮食,它的碳水化合物能量富集度极高,你在古代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高能量食品,再加上你今天的劳动量,体力输出量极低,因此你的吃食量是非常之小的。大家知道一只猿类一天要吃多少食物?树叶、草、果食、肉类。一只猿一天要吃10到40公斤食品,而我们今天一个人一日即使一日三餐,你才吃多一点精食物,你立即引来既营养过度又营养不良,是不是这样?维生素、微量元素矿物质大量的缺失。所以你一方面营养过度,一方面还营养不良,你怎么办?你只好补微量元素,补一点维生素,吃药成为必须成为常态。可是你吃的这些药物却都是有毒的。因为维生素是化学合成的,即使它在化学构型上是维生素,但是它在提取方式上提取过程中是一个毒化过程。而且它以化学富集方式吃食物,本来人体只需要微量,你今天大量的或者集中量的给予会造成严重中毒效果。是,因此你今天想找见西方式的生理平衡,已经变得十分困难。


医疗系统化已与全社会的健康沦丧相适应。


我前面讲过,进化病、文明病全面失适应调动。今天人类整体已经处于亚健康状态,所以所有的人潜在都是病人。今天医院病人拥挤到社会上拥挤度最高的地方,大家知道古代是什么样子吗?叫游方郎中。医生敲着拨浪鼓,到处找病人都找不见。今天病人能把医生急死,这都是现代文明和现代医疗无可奈何的发展匹配状态。


所以当我前面讲,你对中医和西医都不要迷信的时候,我的含义是说,中医它是人类最温和的原始医疗保障系统,它在今天文明化高度疾病调动的状态下显得失效,它在高信息量的时代显得低信息量整顿的理论模型失去解释力都是非常正常的。但今天所谓科学化的西医,它在给你治病的同时,也给你带来远比中医更大的损伤。因此面对西医治疗也要特别小心谨慎才对。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