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在这里先讲一下我们近代科学方法的药物筛选和有效性的比照,这都是中医从来不做的。因为当年不必要,我不是说中医当年就想糊弄人,我一再讲当年不必要。因为那个时候是自然生态,是轻微疾病,人类中毒的概率极低,吃药的服量很少,时间极短。


大家知道今天西医观察一个药物的效果是怎样观察的?叫大样本数双盲对照法。我解释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方法?先讲什么叫对照法,一个药物看它是不是有效,我直接设置一组病人,比如这组全是病人,我给这一组病人服药,这组病人的情况有所缓解,这是不算数的。因为你没有设对照组,我必须设两路对照组,把这个病人分平均分成两路对照试验,一路病人用这个药,一路病人用安慰剂,让他感觉到他也像是吃药了,然后观察心理影响和暗示效应带来的干扰,这叫对照实验。


这还不够。首先叫单盲对照实验,我既然把病人设两组,我就不能让这两组病人知道谁用的是安慰剂,谁用的是药。因为如果这一组病人是知道自己用药的,那组病人知道自己是用的淀粉丸子,心理作用就会对他的结果产生干扰。于是早期是单盲对照实验,就是病人不知道用的是什么,以后发现这样不行,医生知道。医生知道这一组使用的药,这组用的安慰剂,或者对照剂,于是医生就有了一个主观倾向,总是把用药的这一组偏向于说它治愈率高,于是从单盲对照进入双盲对照,就是医生也不知道这两组病人哪一组病人用的是药,哪一组病人用的是对照剂,这叫双盲对照实验。


到这还不行。因为如果你的对照组的病人数量较少,那么它在数学统计学上的分析就不能精确。因此要求大样本数双盲对照,也就是两组病人的对照数量级要足够大,在数学上要足够有统计学分析的差别,叫P值。想想这样的一个操作方式何等严格,这是今天检验一个药物有效与否的一个最基本的方法。


中医何曾用过,何曾有过这些东西。所以而且它当年确实也不必要。于是中药里就含有大量的毒素。在当年不显现,因为我们生活中毒的概率很低,疾病很轻,吃药很短,时间很短,药量很少,可今天我们的疾病烈度大大提高,用药时间大大增长,用药量也大大增加,这些原本有毒素的药开始显现巨大的危害。


我比一个例子,比如龙胆泻肝丸,这个成药方子,中国已经用了几百年了,从来没有发现它是一剂可怕的毒药。直到前些年,它在中国竟然产生数千甚至上万例肾功能衰竭,就是病人长期吃龙胆泻肝丸,最终两肾全部被破坏,肾中毒。


大家知道肾功能衰竭是非常可怕的疾病,因为肾损害是不可逆的。只剩两个办法维持生命,要么血液灌析,用透析疗法,一辈子每个礼拜去换血液中的毒解毒素,因为尿毒排不出来,要么换肾手术,否则必死无疑。


最初的龙胆泻肝丸里面含的是木通,后来天然木通变得非常之少,到清代民国时代以后,换成关木通,木通和关木通里都含有一种东西,叫马兜铃酸,关木通的含量比木通更高。马兜铃酸是剧烈的肾毒药,同时带来严重的致癌反应,肝癌和消化道癌症。西方做实验患癌率极高,动物实验化率竟高达50%以上。大家知道马兜铃酸这个毒素,我们只拿这一个毒素做例子。现在调查结果,中药中竟然有56种草药里富含马兜铃酸,有近百种中成药中富含马兜铃酸,所以你今天处于较大疾病,需要大量长期用中药暗含着一种非常可怕的危险,中毒危险。


在西方曾经流行一时的一个中药方子叫苗条丸,导致西方一批病人用药以后发生癌症,最终查出来是这个中成药里的马兜铃酸造成的。那么比如中国治疗白癜风的一个药叫白石丸,会引起严重的肝损伤。


再比如鱼腥草,是中药中一个常用的药,附含马兜铃酸酰胺,你如果长期用是非常危险的。


大家知道云贵川有一个食品叫折耳根,我不知道有人吃过没?在我吃来是非常难吃的,我建议大家可千万别吃,因为它含有马兜铃酸。英国药品局曾经分析了中国的一个中药叫复方芦荟胶囊,居然发现它的重金属汞含量超标上万倍。


我有点怀疑,我看这个资料的时候是看错了,或者是这个资料印错了,也可能真是印错了,但至少证明在某些中药里富含重金属。


德国有一个机构2005年组织了一项耗资数千欧元的大型针灸临床实验,结果他设两组疼痛病人,然后做对照实验,针灸实验。一组按中医上所说的穴位扎针,一组乱扎,不按穴位,然后大样本数对照,做统计学数学分析,没有差别,得出结论针灸是胡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西方这项研究。那么针灸到底是怎么回事?经络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们到今天说不清楚。


大家知道从现代医学神经学上讲,有一个现象,叫放散干扰现象。就是一个神经电脉冲发生的时候,如果你在它旁支的另一个神经位上给予刺激,那么这个神经电脉冲就会受到扰动,这叫放散干扰。


我换成一个大家比较容易听明白的一个东西。


比如你头疼,我提个木棍在你腿上搂一棍,你立即不头疼了。这时候你腿疼。德国实际上做这个针灸实验,就是说这是放散干扰,跟穴位没有关系。那么穴位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们现在是说不清楚的。很多中医学家借用西医科学,从来没有找见过经络是什么。


我研究生同学,我学内科心血管,他学组织胚胎学,他导师给他的题目就是用电子显微镜最现代科学方法和技术,寻找经络,结果他三年毕业不了,最后只好换课题,否则拿不到学位。中医说得很好,它说经络就像山谷,它恰恰什么都没有,它才存在。这个说法很妙,可问题在于我们在经络两边也没有找见山。我那位研究生同学的导师做了各种假设,做了广泛研究,找不见经络,甚至找嗜碱性肥大细胞,是不是在经络线上排布。这个话题要说起来非常复杂,用种种方式全部没有找到。


我不是想攻击中医,我只是想说明你用今天的科学范式面对中医的理论,面对中医的结构体系,面对中医现代医药效果的评价,它一定发生严重的冲突。而且大家要知道,既然中医是自然生态下,“处理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只是调节人类的生理不适,那么它对现代文明并不具有治疗效力,或者不具有明显的治疗效果,就是非常正当的,就是理所当然的。


爱智思享会微信

爱智思享会-王东岳哲学微信交流群:1198602971
(下方打赏后即可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