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我们谈一点中医问题、西医问题、养生保健问题。那么我在这里谈中医,不谈细节,只谈逻辑梗概,以及它的文明史定位。


这一点一再声明,中医问题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通常会引起很大的争论。那么中国近代史是一场屈辱的历史。然后中国现代史是以否定传统文化为开端的。不清理传统文化,中国社会的第二次社会大转型,从农业文明向工商业文明转型,就非常困难。因此在这个阶段,中国的文化形态表现为对传统文化的全面否定,它在当时是有道理的,但是它也在很大程度上委屈了中医。


那么我们先看一下,民国时代一直到现在,学界这些学术巨人,他们当时对中医的普遍评价基本上都是非常负面的。


比如鲁迅,他就说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骗子。


比如郭沫若,他说我一直到死都决不会麻烦中国郎中的。他接着讲,他说国医治好的病,反正都是自己会好的病。然后他又说,说中医和我没缘,我敢说我一直到死都决不会麻烦中国郎中的。


李敖他说,中国历史上根本没有真正的医学,所谓中医只不过是无意识而已。


严复他认为中医缺乏实际观察和逻辑推理,将中医药归为风水星象算命一类的方术。


陈独秀,他说“中医既不解人身之构造,复不事药性之分析,惟知附会五行生克寒热阴阳之说。”


梁漱溟,他算得民国时候的新儒学派,对中医都不给好评。他说中国说有医学,其实还是手艺,十个医生有十种不同的药方,并且可以十分悬殊。因为所治的病,同能治的病都是没有客观评准的。


我们会发现近代的民国时代的学者,大家对中医基本上都持否定态度。我前面讲了,这是因为中国近代社会转型不得不清理批判传统文化所带来的时代氛围所致。


那么究竟给中医一个怎样的评价?我们只在逻辑的脉络上做一个大致的说明。


首先,我们要确认中医不是科学。


我一说这句话,大家就会觉得我是要攻击中医了,别搞错,我更愿意攻击科学,要知道人类文化的底层,人类文化的主体全是非科学。科学只不过是近现代的一个思维范式,或者说是从古希腊哲学衍生过来的一脉现代思维范式和学术范式,它在人类的总知识量中只占极小一个比例。那么人类数千年文明史,在前科学时代,也就是哥白尼以前牛顿以前的时代,人类的文化生存或者说人类的文化维护生存效应,由什么来承担?全由非科学来承担。因此非科学文化才是人类文化的主体。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而且相对于科学文化而言,非科学文化通常更柔和,更舒缓,而科学文化倒显得十分暴烈,比如它足以造出原子弹之类。


因此我们说科学和非科学,一定要在人类文明史和人类思想史上搞清楚,人类文化的主体是非科学,科学只不过是人类文化近现代的一个尖端状存在范式。所以中医是人类最原始的医学,是科学时代以前的医学,它当然属于非科学,所以说中医是非科学,一点都没有污蔑它,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抬举它。只不过如果一个人特别迷信科学,偏要把中医说成是科学,那么他反而把中医搞成伪科学了,那才是真正糟蹋了中医。所以那些科学崇拜狂者,或者叫科学教的信徒,他们评价中医,要么就拼命把中医往科学上附会,要么就攻击中医,他们才会做这两端的事情。


所以请记住中医是非科学,这是最恰当的评价,不要把它搞成伪科学,这是对待它或者至少不残害它的一个特别小心的类取。


那么中医说到底实际上是什么?它是人类最原始的医药维生体系,它的高明和美妙正在于它的原始性和幼稚性。


请大家听懂我的这个思路,人类早年文明化以前或者文明初萌之时,文明病上没有大幅度调动,人类基本上没有疾病或疾病极少。由于人体是一个衰变进化的产物,因此他的生理波动我讲过,是一个不断发生的过程。波动失衡是常态,平衡是非常态。因此轻微的生理波动,或者在症状上、感觉上产生轻微的不适,是人类这个生命载体的一般正常状态。那么古人只在这个状态上所谓的生病,于是人类早年在寻求食物的过程中,也就寻求相应的医疗处理和草药处理,这叫神农尝百草。也就是农业发展过程,也就同时是医药的发展过程,所以中国自古“药膳不分”,吃饭和吃药是一回事。它所说的要是什么?自然界的东西,绝不是化学提炼,因此它跟当时人类的自然生态相匹配。


请注意,我前面用过一个词叫“文明生态”。我说人类的有机体是亿万年根据自然选择形成的一个病态畸变平衡系统,面对自然界它是适应的。面对自然生态它的潜在进化病是不被调动的。但它面对文明生态非自然态,文明病就会大规模调动,原因是全面失适应。


那么在人类原始阶段,文明没有暴涨起来,我们人类的基本生存是面对自然生态,而不是面对文明生态。那么这个时候人体的基本状态发病的情况非常少,病情也非常弱。中医在这个自然生态下,又以自然生态的方式对抗这个轻微的生理波动和不适。


这就是中医早年对人体产生有效维护效应的道理所在,这也就是中医的全部价值所在。


因为早年你所维护的是什么?你不是治病,你只不过是调整生理秩序,用今天的语言只不过是调整免疫平衡。那请大家搞清楚这一点。所以你读《黄帝内经》,它会说一句话,“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就是我不治你已经得的病,我治你还没有得的病,叫“不治已病治未病”,还未发生的病。我不治你已经乱了的那个生理秩序,“不治已乱治未乱”,你的生理秩序还没有被扰乱,这个时候我才治你。


请大家注意,我们把中医叫“中医”是非常错误的,严格的讲,它只不过是人类文明初期的原始低端医学。


我举例子,西医从哪来?从古希腊古罗马过来,看一下古希腊、古罗马的医学。古希腊最著名的医生希波克拉底,他曾经写过一本书,叫《论风水和地方》。他在书中明确地讲“寄希望于自然”,也就是说自然对人体的扰动才是一切疾病之源。处理人跟自然生态的平衡关系才是医生要干的事情。


这和中医的看法岂不是完全一样吗?因此他看病先看你的生活环境和当地习俗。按照当时古希腊哲学家恩培多克勒提出的水、土、火、气四元素说,一直到亚里士多德都坚持这个看法。


希波克拉底也是这个看法,他认为人就是由自然界中的这些物质构成的,因此他把人体又分为四种状态,叫体液学说。他说人体是由血液、粘液、黄胆汁和黑胆汁达成的配合构成的体质。他的这个说法被后来著名的古罗马医学家盖伦所继承。


大家知道,盖伦要比希波格拉底迟几百年,已经是公元二世纪的人物。盖伦把希波克拉底的四行说,最后作为人体病态或生理态体质的分型方式,叫多血质、粘液质、胆汁质和抑郁质,也就是黑胆汁质。他也用跟希波克拉底非常相似的自然论方式建立当时的对人体生理学和病理学的建构基础。


而且大家再看,公元二世纪是什么时候?是中国的汉代。要知道中国的中医真正成熟时,时间就在两汉。《黄帝内经》实际上是汉代的作品。那么看看盖伦他治疗用的是什么?跟中医完全一样。植物药540种,动物药180种,矿物药一百种,你翻一下汉代的本草记录,几乎连数量都完全一致对接。中国两汉时候的草药、矿物药、动物药,连数量都跟盖伦几乎一致。而且盖伦当年也用针灸,不叫针灸。人类古代没有针灸,所以你看中国的古代叫“针砭”。早年的针灸是什么?人类造不了金属针,是拿一块带尖的石头敲击穴位,要知道盖伦也干这件事一模一样。


我在讲什么?我在讲古希腊古罗马的中医,这不是很荒唐吗?它不叫中医,它叫人类原始医学。所以大家把概念搞清楚。


爱智思享会微信

扫码添加微信: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东岳哲学社群】
【学习王东岳先生视频讲座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