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加微信:1198602971

1.8 东西方文明差异背后的深层原因

我们现在回望西方文明,我们前面把它讲两希文明,这个讲法不好,不确切。我们最好的叫法把它叫环地中海文明。要想理解这个文明,你首先得看懂地中海。

地中海是夹在欧亚非大陆中间一个细狭的海道,风平浪静。它使得环地中海周边的居民在远古时代五六千年以前,他竟然可以运用一叶扁舟而横渡地中海。什么叫扁舟?可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船。船是中古时代以后人类才发明的,它要把木板抛得极细,把接缝做得极严,才能做成船,这是远古人根本做不到的。古人只能把一棵大树砍倒,把两端截掉,把中间最粗的部分从中间刨开,把其中一半挖空,这叫扁舟,也叫独木舟。这种小舟在任何有风浪的水流中立即倾覆,唯独在地中海,它像一个内湖,风平浪静。而且大家注意,为什么地中海文明的发源集萃点在希腊?是因为希腊南面叫爱琴海,而爱琴海分布了上千座小岛。你到那个地方旅游一下,你渡船,始终眼睛能够看见地平线,这就使得航海的那种危机感和恐惧感降低。于是环地中海的人远在五六千年以前就可以横渡地中海,进行交流,这就使得地中海成为地球上唯一一个原始文明开放地貌。

海运或者水运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最重要的运输通道,迄今仍然是最经济、量最大的运输通道。

我举一个例子,扬州。扬州为什么是中国近千年来的经济中心?它相当于中国今天的大上海,持续了1000年以上。是因为当年隋炀帝开发大运河,把东亚大地上最大的两个水流长江和黄河沟通,而扬州是大运河的枢纽,于是这个地方就成为中国古代的经济风貌之地。近代由于太平天国阻断了漕运,也就是运河运输改为海运,再加上铁路发展,扬州才开始衰弱。我在讲什么?水运对于人类文明起到的作用何其之大。地中海提供了一个人类远古时代,欧亚非三大陆之间的文明交流开放地貌。

我们再看希腊。凡是你到希腊旅游过的人都知道,希腊这个地方地貌多山、土壤贫瘠。在公元前600年以前,希腊这个地方人口很少,当地生产的粮食还足以供养当地人。可公元前600年以后,人口暴涨,当地生产的粮食根本养活不了当地人,而土地可开发资源已经没有了,这逼迫着古希腊人极早地进入工商业谋生状态。他们当年把当地独产的橄榄砸成橄榄油,把当地丰产的葡萄做成葡萄酒。后来又发展大量的手工艺,然后渡过地中海,在北非古埃及和近东古巴比伦换取粮食。这是人类规模化系统化工商业文明的一个开端之地。

工商业文明需要你必须做出奇巧的商品。如果你做出的商品是古埃及、古巴比伦人都能做出的,你凭什么换取他们最紧要的生存资源——粮食?这逼迫古希腊人建立创新精神和相应的创新文化。经商跋山涉水,要越过一个一个的原始部落,是个极为冒险的过程。因此商人绝不可能带着家眷去长途跋涉,他们一定把家眷放在古希腊,比如放在雅典,独自一人,或者找找几个合作伙伴冒险经商,由此缔造了他们原始文化中的冒险精神和自由精神。商业活动是等价交换活动,即使我到了北非到了近东,我特别瞧不起对方,但我当跟她发生物质交换的这一瞬间,我必须把它视为平等的伙伴,由此缔造了他们的平等精神和契约精神。

这是什么?这不就是西方文化的根基层面吗?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一样,它不是任何少数人或者少数智者设计规划的产物,完全是自然地理地貌和自然物候条件的促成产物。说到这里,我们得对文化这个概念加以修正。因为学界一般学者一般人,他们讲文化会把它讲成花里胡哨的东西,棋琴书画、诗词歌赋。这就好比你指着海洋的浪花,说那个东西就是大海,可你一定搞错了。浪花只在大海表层几米高的地方,而海洋的最深处达一万米以上,那个没有任何花浪花的那个深层那个黑暗的、探不到底的深层,才是海洋的主体。

人类的文化是什么?绝不是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因为人类文明发生在1万年前左右,那个时候根本人类还没有文字,怎么会是棋琴书画诗词歌赋呢?所以我在这里给文化另外一个定义。什么叫文化?智性动物——如人类者,面对其生存环境和生存条件,所产生的谋生行为及意识体系。我换句通俗的话说,就是有了一定程度大脑发育的人类,这个物种,它的基本模式行为体系就叫文化,这才是文化的本源和根脉所在。人类的一切生存都叫文化生存,因此文化绝不是高于生存的东西,而是生存的基层,或者就是人类的生存本身,这才是文化的要义,这你才能理解文化的力量所在。

我举例子,我们中国自古以来重农抑商,重视农业,压抑工商业。中国早在周代、春秋时代,一直到清代中期,数千年来,中国人口的这个阶层分布叫士农工商,商人的社会地位最低,低到什么程度?到明清两代,商人最有钱,他们后代教育最好,读书最多,居然不准参加科举考试,也就是不准转变他们的贱民身份。

为什么中国的商人社会地位极低?我讲一个故事,《战国策》上记载吕不韦中年时候发了大财,把他吕家商社做遍东亚世界各国,请注意,我一旦讲古时,讲“世界各国”,在中国古代,仅指中原周边,那个时候中国人认为这就是世界。

吕不韦中年时期把把他的吕氏商社的生意做遍当时中原周边“世界各国”,发了大财。于是他回家跟他父亲商量一件事情,这就是著名的“奇货可居”故事的来源。他把秦始皇的父亲异人,也叫子楚当做一个商品来处理。我们今天不讲这个事情,我讲他跟他父亲对话,他是这样讲的,他说:耕田有十倍利,珠玉有百倍利。珠指珍珠,玉指玉石,也就是经商。我们不说这么夸张,假定经商有几十倍利,然后讲从政利益无数。

我们今天把从政这个话题撇开,我们看头两句话什么意思?古代一年只种一料庄稼,开垦荒地撒十斤种子,产百斤粮食,当年算高产田,这叫务农有十倍利。所谓经商有几十倍利,不是只一次经商,利润就比农业高得多,而是指一年为周期,资本的周转次数很多,一年结算下来,经商的利益远大于务农。

如果中国自古不采取重农抑商、压抑商人的国策,会出现什么格局?中国是一个全封闭地貌,请大家把东亚地图看懂。中国的北面是荒漠、草原、沙漠乃至高寒冻土地带西伯利亚;中国的西面帕米尔高原;西南面青藏高原世界屋脊;南面云贵高原加横断山脉。古人根本无法翻越。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古代和中古时代到印度,只能走河西走廊,一直到阿富汗才开始南下到印度的原因。它的东面是浩瀚的太平洋,古人根本无法在里面游船。这个全封闭地貌,其中唯一产粮食的地方就是中原。如果中国古代不压抑工商业,会是什么局面?经商的利润远高于农业,可在中国经商换不回粮食,它是唯一产粮食的地方。你不但换不回粮食,你还得拿粮食做成本去换其他奢侈品,而且它的利润远高于农业。

它跟古希腊完全相反。古希腊的经商是恰恰通过环地中海换回生活最基本资料粮食,而中国的经商恰恰是丧失粮食的过程,所以中国不得不采取压抑工商业的国策。因为工商业利润居然还高于农业,如果不压抑,没有人安心种地,这就像今天农村所有的青壮年劳动力全都进城,也就是进入工商业领域谋生了。今天中国农村只剩下老人小孩和妇女,好在今天生生产力很高,只留下这样的非青壮劳动力,暂时不影响中国的粮食生产。

可古代不行,农业劳作使始终觉得劳动力不足,这就是中国自古讲多子多福的原因。请想想,在这样一个生存格局之下,干扰农业文明的工商业系列,如果不被压抑会是什么局面?中华民族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饿毙了。即使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国策,居然都是被地里地缘条件和自然物候条件所限定的。这就是管仲在做齐国宰相期间提出“利出一孔”的原因。压抑工商业,只鼓励农业,利益只出自这一个通道,后人做各种解释,说是因为统治者只有卡住人们的生存来源和资源,才能有效进行独裁统治,这是对中国生存境遇和文化起源深层缺乏了解的表述。

我再举个例子,我们中国人一说个人主义,大家就把它理解为自私,可你完全搞错了。个人主义不是自私,个人主义是一种社会观,它的对立面叫社会主义社会观。它最早是2600年前古希腊智者所争论的两种社会观。当年叫自由论者和共和论者。所谓个人主义社会观,是只要越要想建立一个最好的社会结构,必须首先保障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由此才能建立一个最好的社会结构,这叫个人主义社会观。

所谓社会主义社会观,是指要想建立一个最好的社会结构,每一个人甘愿放弃自己的一部分权利和自由,由此建立的社会结构才能保证每一个人安宁生存,这叫社会主义社会管理。带来的是工商业文明,它一定基本文化形态是个人主义社会观。但凡是农业文明,越纯粹的农业文明,一定越讲究集体协作的社会主义社会观。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实行的社会主义跟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关系不大,因为我们早在三五千年前就早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了。我是在讲社会主义和个人主义,这两个词源自面上的原本含义。

任何文化,它实际上是自然进程的接续产物,它实际上是自然因素和人生自发因素的合成关系,这叫生存结构。人类越原始时代,自然因素对人类生存和人类生产的影响越大。人类文明的进展过程就是人或取代天灾的过程,也是人类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的过程。于是自然因素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淡化。因此在人类古老文明和古老文化的生发期外在自然因素起到决定性作用。而到今天,外在自然因素对人类内在文化和文明结构的影响逐步削弱,这是我们今天很难理解远古文化和文明发生渊源的原因。

所谓今天的西方文明成为强势文明,普及全球,以至于我们今天都被他同化,可西方文明实际上是古希腊文明的再现与张扬。

我给大家举例子,今天西方的民主制度叫两院民主制,上议院叫参议院,下议院叫众议院。要知道早在2600年前,古希腊就是两院民主制,上院叫贵族院,也叫元老院,下院叫公民大会。西方今天例行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早在2600年前的古希腊,就以不成文法通行天下——通行到这样的程度,古希腊人居然60%到80%迁徙到环地中海周边。大家可以想象这句话的分量,氏族群团结构竟然完全星散。就连今天西方的司法制度,在古希腊时代基本成型。古希腊人不信任法官,认为法官也是人。他凭什么像上帝一样决定被告的生死?因此古希腊人要找一群不懂法律的普通老百姓,组成陪审团,法官没有定罪权,公诉人和律师都面对陪审团辩论,陪审团的普通老百姓不是用法律知识,而是用生活常识判定被告是否有罪。法官没有定罪权,陪审团确定被告有罪,法官只有量刑权,根据当时的长文或非成文法,确定被告被判若干年的监禁或者被驱逐流放。所以把陪审团翻译成陪审团完全搞错了,法官才是陪审。这样的司法制度,2600年前在古希腊基本成型。

所以我说今天的西方文明没有任何重大建树,他只不过是古希腊文明的再现与张扬,而古希腊文明居然不是任何人设计的,它居然是一个自发进程,它居然是一个地貌地理条件和自然物候条件所称所促成的人类生存结构。请大家注意,任何结构一旦形成,它的内在规定就会逼迫它朝某个既定方向运行。我这段话是对今天使用的路径依赖这个词汇的别一种表述。

我给大家举例子,生物学上有一种鹿,叫角鹿,它的雄性鹿脚长的极为宽大,居然比鹿的体长还大。要知道路把自己的鹿角长得太大,对他生存非常不利,不利于它穿越密林,逃避天敌。可是为什么角鹿会把自己的鹿角越长越大呢?是因为在角鹿最初形成的时候,雌性角鹿只选那个鹿角长的最大的雄性才肯嫁给他。也就是说性选择参与到自然选择之中,结果逼迫角鹿只好把自己的鹿角越长越大,直至灭绝。

我再举一个例子,世界上所有的鸟,它的尾巴叫尾羽,都是长得十分短小的,它只起到一个作用。在鸟高速飞行的时候,保持体位平衡,可是有一种鸟叫孔雀,他把自己的鸟尾巴长的极大,要知道鸟把自己的尾羽长得太大,对鸟是非常不利的,它会严重限制鸟的飞行高度和飞行速度,不利于他逃避天敌。可是孔雀为什么会把自己的尾羽越长越大?呢是因为在孔雀这个物种最初形成的时候,雌性孔雀只找那个委预测的最大最华丽的雄性孔雀才可以与之交尾。换句话说,性选择参与到自然选择之中,从而逼迫孔雀只好把自己的尾巴越长越大,直至濒于灭绝。我在讲什么?我在告诉大家,一种结构一旦形成,它的内在规定性就会逼迫着它朝某一个既定方向运行。

东西方文明当年发生的时候,他们的差距其实并不大。所谓东方文明就是纯粹的农业文明。所谓西方文明它的火种,古希腊文明,其实是半农业半工商业文明,两者差距极小。但中国古代有一个词,叫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就像你在一个原点上设两支箭,夹角极小,可这两支箭射到远方,距离会拉的极大。东西方文明就是从这样一个细小的差异,最终延展成两种完全不同、极性极高、以至于兼容性极差、形态总是相反的文明背离分化格局。文明发生的第一要素,四个字,生存结构。


爱智思享会微信

爱智思享会-王东岳哲学微信交流群:1198602971
(下方打赏后即可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