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一基层存在前体存在,都是一个倾向于成全或补偿自身不圆满本性的相对残弱单元

 

所谓“不圆满本性”就是某种先天不足的规定,亦即前述注定1的存在效价或存在度的具体表达。它可以体现为某种弱势,也可以体现为某种残态,毋宁说残态是弱势的现象,弱势是残态的本质。残弱者不免失稳,失稳者终将失存,由以造成存在形势的动摇。

 

即是说,存在从一开始就难以自持地存在着,即使其原始存在度处于无限趋近于1的最高状态也罢。

 

因此,这个最高点或最高值其实也是后来一切存续必须维系的最低阈限存在基准,是为存在阈”。质言之,低于这个阈限的规定,则任何质态的存在皆不能实现,是为“无”的哲学概念。

 

【这里所谓的“无”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无”,而是作为未能实现为某物的“无”,因而是有待实现为某物的潜在,所以才说“有生于无”(老子语)。绝对的“无”与绝对的“有”(或绝对的“存在”)一样,是抽象在存在度分布区间(即第十二章“本体论模型图”里所示的有限衍存区间之外的空洞)。】

 

而克服动摇以避免失存存在的必然要求和内在倾向

 

也就是说,追求成全或补偿自身本质性不足的自发倾向就构成“演化”或“发展”的内驱原动力



爱智思享会微信

爱智思享会-王东岳哲学微信交流:1198602971
【下方打赏后即可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