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岳的中西哲学启蒙课MP3音频全集

请大家看一下古希腊神话,古希腊那个时候也信神,它信的是众神。古希腊的神都显得非常可笑,非常幼稚化。他们极度好色好斗,所有人性的弱点他们都有,他们只不过是人格在天空舞台上的另一重展现,或者说是人格的一个虚幻化调动状态。由于古希腊神学是调皮的人类在天界上的表征,因此古希腊当年的神学不构成压抑状态,这使得神学反而成为古希腊智慧调动的一个启动点。我这个话什么意思?请大家想想苏格拉底,请大家想想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曾经讲,他说,当人用智慧调动到极端,追问到神那里仍然不肯罢休,而要想搞清神的能力所在的时候,就是哲学探讨问题的开端。这就是古希腊哲学跟神学的奇特关系。


我再举个例子,毕达哥拉斯。毕达哥拉斯既是一个学团,又是一个教团,还是一个政团。他主政古希腊克罗顿地区达20年之久,它首先是一个神团组织,它所信仰的神叫奥菲式教派,那么他们研究它的哲学在研究什么?他要研究神怎样运作世界,它是从这个角度追究神本身的运作能力所在,构成毕达格拉斯数论哲学的全部系统。


请注意我在这里讲什么?我讲了两点,第一:神学、哲学、科学一脉相承,哲学早期就是追问神学之中系。第二,这一脉追究神学终极思路仅见于古希腊和近代欧洲哲科发芽时代。而在其他世界任何地方神学反而构成思维的压抑和遮蔽力量。我们把这种构成思维压抑主体文化形态叫信主状态,这是人类早年用智的一个重大方面。


第二叫重德。重德这一脉用智方向最明显表达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上。我在上一次讲课讲明,由于中国东亚地区是最典型的农业文明,而农业文明会使人口成百倍暴涨。因为每一亩地上产出的人体可利用的能量,是你任由这一亩地长草,动物吃草,再去狩猎动物,它可以给人体提供能量的260倍以上,这就导致农业文明一旦开发,人口呈百倍暴涨,人口暴涨,土地资源却是有限的,于是带来强烈的人际关系和资源关系的过度紧张,这就导致中国先秦时代的先贤们把自己的全部精力使用在处理人伦问题和社会问题这个角度上,从而导致中国先秦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脉,全都关心的是人伦社会问题这个话题。它表达为人际关系的整顿,我们把这一脉学问叫重德。所以中国从古迄今,道德讨论、伦理讨论、社会关怀成为中国文化的全部基础,甚至整体轮廓。那么这一脉文化就使得你在其他方面调动智力的通道全部被堵塞。因此中国先秦时代一直到近代鸦片战争以前,中国很少有过自然学的整体追问,甚至文人士大夫,就是以文化为知智的这一个阶层,几乎没有人关心自然学问题,且不要说自然科学,连自然学这一脉的思路都基本全程空白。这叫重德文化,它很明显遮蔽了中国思绪的节外生枝的可能。所以孔子留下一句名言,叫“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什么意思?他说重德文化以外的思绪叫异端,大家只有不断地攻击异端思想,才会让它可能带来的害处被消除。可见中国文化在重德时代对思想压抑的程度何其之重。一切超出重德思绪之外的思路,统称为异端文化。所以孔子讲一句名言,在论语中被他的弟子记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那些跟重德文化不相干的东西孔子从来不谈。这是人类用智的第二种方式。


第三叫爱智。那么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下什么叫爱智。哲学Philosophy,它居然全部核心就是爱智。所谓“爱智”,就是日常生活中所有的东西都不在我要讨论的范围之内,我只讨论智慧本身带出来的问题,叫爱智。大家要知道,我们通常所有的人,我们的智慧是解决什么问题?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出现的问题,也就是在实用层面上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们使用智慧的主要方向。所以我们叫学以致用。可古希腊哲人认为,但凡是能够应用的学问,就是学问的完成态,它已经不构成学者应该继续追究的课题。所以但凡能用的东西都是匠人的东西,学问只研究不能用的东西才叫学问。这种只研究跟用没有任何关系,纯粹的无用之学才叫哲学。它跟中国“学以致用,知行合一”的思路刚好相反。


大家还要知道,我们中国人认为一个文化、一个学说,得到大多数人理解,被大多数人承认,标志着它比较接近真理。可是在西方哲学界,在爱智文化里恰恰相反,他认为绝大多数人是进不了这个层面的,如果你研究的问题是绝大多数人都能欣赏的问题,那就证明你离智慧还很远。


我举个例子,牛顿的著作《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也就是经典力学、万有引力这本书出版的时候,由于其中的数学方程微积分都是牛顿刚刚发明的,所以这本书最初出版的时候,西方各大学物理学教授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可是牛顿这本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的书,却缔造了工业时代。我们今天把工业时代叫牛顿时代,工人做每一个齿轮所运用的计算方式,都是从牛顿的这个经典力学中引申出来的分支方程。我再举个例子,爱因斯坦相对论达成。1905年狭义相对论完成,1916年广义相对论完成,几乎不产生任何反应。直到1919年,英国皇家科学院首席科学家艾丁顿带领一批科学家到非洲和南美洲观察全日食。因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讲,一个大质量的物体放在空间中,时空会弯曲。那么也就是说一颗在太阳后面的星,在全日食遮蔽了太阳的光亮以后,这颗星按照爱因斯坦的计算应该在太阳旁边看到。爱丁顿派两组观察全日食,果然看到一颗在理论计算上应该处于太阳后面的星在太阳侧面看到,表明空间是弯曲的,光线走的不是直线而是曲线,计算结果都跟爱因斯坦预计的那个结果完全一致。于是爱因斯坦在1919年爆得大名,全世界所有报纸头版都是这个消息。可这个时候爱丁顿宣称,世界上能读懂爱因斯坦文章的人只有两个半人,而他只属于那半个人。就是这个只有两个半人能读懂的文章,相对论成为今天整个人类宇宙观的基础。我们今天核时代、电子时代也可以叫爱因斯坦时代。我想说明什么?我想说明大众文化离真正的人类思境很远。一个学说、一个思想、一本书越被大众理解,就标志着它离真理越远,请记住这一点。不要把通俗文化当作人类思境的高端。那么爱智它是一种极端的、过度的、非寻常的智能调动。


这句话什么意思?我再做一层解释。要知道我们所有人,你的身体所有各器官都是有功能储备的。我举个例子,比如心脏,我们心脏在静息状态下,比如你现在坐在这听课,你心脏的每分搏出量,就是每分钟心脏的搏血量大约五升左右,它就足以维持你的生命正常状态。可是你在长跑或者剧烈运动的时候,你的心脏每分搏出量增加6倍达30升以上,这个从5升到30升叫功能储备。要知道我们所有的器官都是有功能储备的,比如呼吸,你只有一侧的肺足够你呼吸,严重的肺病病人把另一侧肺都全部切掉,不影响他呼吸。两颗肾脏你取掉一个移植给他人,你绝不会发生尿毒症,这都叫功能储备。


要知道人类的智力也是有功能储备的。我们所有人在正常情况下,你是做不了这种功能储备调动的。什么叫“爱智”?就是对治理功能储备部分加以调动叫“爱智”。请注意我说两句话:第一,智能储备调动难乎其难。第二,任何功能储备调动都是有害的。比如你过度调动自己的心脏功能储备,比如你跑马拉松跑的太过度,你可能会猝死。那么人类调动自己的功能储备——智力功能储备,也会带来巨大损害,我指的不是个人损害,我指的是对人类整体的损害。这个话题我们最后再谈。但是我现在在这里只想讲,智力功能储备的调动,才叫“爱智”。要知道我们的智能是我们在丛林中做猴子的时候发育而来的。大家想想,你在丛林中靠狩猎和采集——采集植物、采集果子、狩猎动物,你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生活,当年需要调动多少智慧?你和所有动物调动智慧的状态几乎一致没有分别,这才是我们智慧的常态。那么我们大多数人其实就就是在这个常态下运用自己的智慧。


可爱智、狭义哲学不停留在这个点上,它认为这一类正常识辨感知活动,全都在我要探讨的问题之外,我要把跟这一类常规用智活动全然不同的那个智慧底层调动出来加以发挥,这个东西才叫爱智。换句话说,狭义哲学、爱智活动是智慧储备潜能的过度调动。


爱智思享会微信

微信交流学习群:1198602971
【加入爱智思享会王东岳哲学社群】
【下方打赏获取东岳先生讲座全集】